鬱金香狂熱,泡沫,訃告:加密貨幣面臨的多重威脅

在過去短短九年內,比特幣動搖了金融界,也進入了主流視野。

自2009年成立以來,該領先加密貨幣在傳統銀行和金融機構的作用中引發了一場大戰,並為大量虛擬貨幣的創造和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創新鋪平了道路。

對於比特幣或任何其他加密貨幣來說,已經不再一帆風順。過去九年來,戲劇性的高點 和嚇人的低位已成為它們歷史的一部分。

加密貨幣的波動引發了越來越多的批評,我們看到了一些頭條新聞報導比特幣和加密貨幣的“死亡”。

這些“訃告”來自各種行業專家和評論員。雖然他們一般總是主觀的,但描繪的是一種消極的恐懼心理,有礙區塊鏈技術帶來的技術突破。

讓我們來看看一些導致主流媒體報道比特幣死亡的實例,並看看該行業在2018年的年中狀態。

HEADLINES

比特幣“死亡”的全過程

想找到抨擊比特幣和加密貨幣的文章一點都不難,看看99bitcoins.com就知道,該網站已經發表了超過300次比特幣“訃告”。

根據該網站的最早預示着比特幣結束的文章是2010年在名為The Underground Economist博客發表的“為什麼比特幣不是貨幣”的文章。作者指出比特幣不斷波動的價值是其不應被視為貨幣的主要原因。

“比特幣在有限範圍內運作,但它缺乏在需求下的抗波動機制。在需求增大時比特幣價格將會降低(通貨緊縮),而需求減少時其又會價格增加(通貨膨脹)。”

從那以後,認為比特幣註定要失敗的頭條新聞數量逐年增加。 2017年,共有118份比特幣訃告文章。

這些訃告包括眾多的評論員的猜測和假設的比特幣死亡原因。其中包括欺詐龐氏騙局洗錢,任何負面事件都足以讓比特幣的未來蒙上陰影。

儘管預測比特幣死亡的大量文章可能有些搞笑,但從各種出版物的頭條列表中瀏覽一下卻感覺完全不同。

像第一個比特幣死亡文章那樣的小規模博客的影響範圍有限,不可能對大批人的情緒產生有力影響。

但是隨着這類文章數量增加,發行這些文章的版式和商家也在增加。

Bitcoin and Ethereum obituaries - year on year

主流熱潮

CNBC在過去幾年常常報導加密貨幣,態度相對中立,涵蓋了對剛行業積極和消極的報導。 

CNBC一直是眾多關於猜測比特幣泡沫龐氏騙局的消息來源,同時也在預估其如何崩塌

一個經典案例是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Jamie Dimon將比特幣比作荷蘭鬱金香狂熱。也許更有說服力的是他的言論對比特幣的價值產生了影響,在他的言論之後比特幣價格下跌:

"它比鬱金香泡沫還差勁。結局是不會好的。一定有人會遭殃。貨幣是有法律支持的。但它是會出事兒的。"

2017年11月, 彭博社發文,在比特幣12月達到20000美元價格高點之前提出了一系列預測比特幣失敗的因素.

該文章引用了幾個消息來源,指出由於比特幣在價格和流行度上漲的阻礙因素,如競爭幣法規的數量,網絡攻擊和衍生品的推出等。

泡沫說

衛報於2017年11月發表了一篇社論,稱比特幣的價格為泡沫,直指挖礦成本,抨擊一些名人的支持,並強烈表明比特幣的主要用途是在線購買毒品和支付贖金

福布斯撰稿人Jay Adkisson寫了一篇專欄文章,繼續描述比特幣目前是一種騙局。作者把比特幣的核心歸結為一個數字,沒有內在價值

接着暗示加密貨幣缺乏“唯一性”,指出其存在數量龐大。

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去年也發表了多篇文章,引發‘泡沫’論。Abhishek Parajuli在自己的平台上發表了一篇強烈抨擊的文章,提到其瘋狂的波動性,不夠格作為交換介質,以及交易速度緩慢:

“除了炒作,比特幣就是彩票。沒有什麼使用價值。當音樂停止,戲也就散場了。”

華爾街日報撰稿人James Mackintosh在2017年9月對比特幣價值做出評論。作者深入研究了比特幣以及將數字黃金視為價值儲備的概念。

繼一位經濟學家將比特幣與黃金價格的比較,該華爾街日報撰稿人提出,比特幣取代黃金作為價值儲存的可能性很小。

雖然這些文章可以在他們的演說中做了大量功課,也很引人注目,但很難找到一個能夠提供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比特幣會完全失敗。一些能準確地預測價格修正,但那些預測比特幣死亡的文章還需要推敲。

以太坊和其它貨幣

雖然比特幣在過去的九年中無疑收到了更多的負面新聞,但它並不孤單。

以太坊, 這個市值排名第二大的加密貨幣自2015年來也備受爭議。Digiconomist已經宣布了一些列以太坊訃告,在2015年已達到16次。

第一篇文章發表在WallStreetTechnologist博客上,由自稱前華爾街技術專家Jerry David於2015年12月發文,認為以太坊由於以下因素將無法推出其平台:

“目標太高遠了,系統太複雜了,資金都集中在沒什麼經驗的運作商手上。.”

快進三年後,以太坊已經擊敗了所有這些擔憂。 不過,這段旅程充滿了荊棘。

2016年,在DAO發布後, 犯罪分子發現了一個網絡漏洞,可能攻擊360萬個ETH通證。據ArsTechnica報導,此次攻擊嚴重打擊了以太坊的存在。

大概一年後, 黑客又發現了基於以太坊的平台Parity的漏洞,導致了價值3400萬美元的以太坊被盜。該平台被“白帽黑客”拯救,平台耗盡了其他Parity賬戶資金,以防止最初的黑客竊取更多的ETH。 

之後便有了Nulltx批評Parity平台基於以太坊的多重簽名漏洞。

“經常能在以太坊看到的智能合約,其實是不安全的。它還處在初級階段。一切看上去都井井有條,而Parity的多重簽名漏洞顯示了這些合約被操控是多麼容易 。”

雖然這些事件肯定會引起負面批評,但以太坊面對的訃告評論數量要小得多。

市場價值第三大加密貨幣瑞波也面臨一些尖刻的批評。彭博社預計該公司試圖通過支付金融獎勵來讓瑞波在各種交易所上市。

1月份,麻省理工的技術評論稱,投資者都上了瑞波的船,希望它能成為'下一個'比特幣。文章指出,基於區塊鏈的跨境支付系統的投資激增被誇大了,該項目仍可能失敗。

EOS是市值第五大的加密貨幣,在6月份面世之前已經收到了貶低報道。

Cointelegraph早前報導,該基於區塊鏈的操作系統作系統在為期一年的ICO後要求的通證交換上,以及委託的權益證明系統受到批評。

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和EOS首席技術官Dan Larimer進行了大量的在線辯論,爭論他們各自的共識協議,這些協議給兩個平台增加了很多熱度

其他加密貨幣也面臨很多悲觀的預測。例如,Altcoinbituaries就是一個跟蹤加密貨幣市場價值的網站。

HEADLINES

2018-加密貨幣還在戰鬥

在2017年12月驚人的高點之後,由於世界各地法規和監管的不確定性,比特幣面臨六個月的艱難局勢。

截至2018年6月,按照99bitbit的名單,截至2018年6月,比特幣世界末日的69個比特幣帖子已經被發布。一些頭條新聞繼續給加密貨幣貼上泡沫的標籤,引用各種消息來預測它的消亡。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Robert Shiller跟着Dimon的步伐,比在1月份接受CNBC採訪時將其比作鬱金香狂熱

"如果不是有共識認為其含有價值,它是一無是處的。像黃金一樣的其它東西,就算人們不把它當做投資,也還是有些價值的。這只會讓我想到16世紀的鬱金香泡沫,那鬱金香泡沫最後破裂了嗎?就算鬱金香瘋狂漲價還是有人買單。(比特幣)最終也會衰敗的,但看上去還能維持一段時間,也許是一個世紀。"

麻省理工技術評論在4月份發表了一篇文章,探討加密貨幣最終可能陷入困境的三種不同方式 - 即政府收購,Facebook接管或創建數百萬通證,最終導致比特幣無關緊要。

路透社援引英格蘭銀行管理者Mark Carney的話說,加密貨幣作為一種貨幣“不夠格”。他在2月份告訴倫敦麗晶大學的學生,加密貨幣的缺點很明顯:

“它沒有資格作為傳統意義上的貨幣。沒有貯藏價值。也沒人用它作為交易媒介。 ”

幾乎同一時間,福布斯的熱門文章為“比特幣是否正在歸零”,探討了比特幣價值劇烈下降的一些原因。文章圍繞比特幣和以太坊比較的缺點 - 主要是交易費用和管理問題。

作者引用了PHD經濟學家Eli Dourado對以太坊的研究,其中強調了以太坊區塊鏈上更低的交易成本。此外,比特幣管理及其持續發展也被引為關注點:

“比特幣暫時無法解決其鏈上可擴展化的問題。其社區已經對其疏遠,給出反對聲音,特別是Mike Hearn, Gavin Andresen, 和 Jeff Garzik。其核心開發團隊已經被以去中心化的名義進行鏈下可擴展的意識形態給鎖住。”

近期,沃倫巴菲特更誇張,在CNBC的訪談中將比特幣比作“老鼠藥”:

"談到加密貨幣,整體上我可以說它是註定要失敗的。如果我能買個5年加密貨幣遠期,我會的。但是我是不會做空加密貨幣的。"

對於比特幣和加密貨幣來說,這些頭條新聞肯定不太好聽。通過一些評論員的形象,市場不斷受到世界末日預言和投機論的轟炸。

應對

現實總是不完全受我們控制的,我們每天看到的信息和新聞尤其如此。

正如Cointelegraph在3月份報道的那樣,加密貨幣已經進入了大眾心中。這甚至導致了一些知名電視節目主持人, 從Ellen Degeneres到John Oliver,對比特幣和加密貨幣的實際情況給出了諷刺,奇怪和可能造成破壞的評論。

這些電視巨星所證明的是,這個行業大到不可忽略,但仍然被誤解,被蔑視。

這種嘲笑和詆毀加密貨幣的趨勢可能不會停止,但時間會證明這一點。

儘管如此,無論是新聞還是娛樂的主流媒體 ,在加密貨幣上的看法都會影響成千上萬人。

積極還是消極,將取決於該板塊如何發展並解決其自身的缺點,以便在全球社區建立信任和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