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TC對加密貨幣欺詐態度強硬,同時又推崇「溫柔」監管

本周,美國聯邦地區法官做出裁決 ,一項涉嫌欺詐的加密貨幣通證符合商品的定義。這就把權限轉向了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該監管機構長期以來一直認為虛擬貨幣應被歸為商品。這將意味着什麼,該監管機構對加密貨幣的立場是怎樣呢?

加密貨幣到底是商品還是證券?兩者都沾邊

美國對加密貨幣的監管方式很複雜。雖然國會擁有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和CFTC等聯邦監管機構的最高權力,但其目前尚未發布任何相關指導方針。

出於沒有面向所有監管機構的明確規定,各監管機構都在採取自己的方法,這些方法也難免存在衝突。也就是說,SEC將加密貨幣視為證券,而CFTC視其為商品,兩個監管機構都試圖在法庭上證明其觀點。

然而,不同的監管方法實際上是並行存在的。CFTC專員Brian Quintenz在2017年10月向彭博社解釋道:“預售中的加密貨幣通證未來是可以發生轉變的。最初從資本籌集角度來看,它們是SEC監管下的證券,而在某個時間點,其很快甚至會立即轉變為商品。“2018年2月,各機構帶着自己的在加密貨幣行業的立場舉行了一場聯合會議,期間各結構提出願意共同努力建立一個監管框架。

此外,在2018年5月,CFTC專員Rostin Behnam發表講話,進一步強調了CFTC與SEC之間日益加強的合作:

"我談到了我對CFTC和SEC共同努力制定監管框架的看法。鑑於目前存在大量雙重註冊的市場參與者以及重疊的政策,CFTC和 SEC其實是存在協調的機會的,能把市場參與者和監管機構都帶向更有利的地位。"

此後不久,SEC公司財務總監(Corporation Finance Director )William Hinman於6月進行了澄清,稱SEC並未將比特幣(BTC)或以太坊(ETH)視為證券,因為它們目前的狀態是嚴重去中心化的,而SEC更傾向於關注ICO。

反過來,CFTC向來在辯稱虛擬貨幣自2015年以來都屬於《商品交易法》(CEA)監管下的商品。該機構援引這一法律文件稱,相比之下,加密貨幣其實更接近黃金,而非傳統貨幣或證券,因其既無政府背書,也不存在負債。

2017年7月,CFTC首次批准比特幣期貨交易。CFTC對比特幣衍生品交易和清算平台Ledgerx做出批准,Ledgerx成為CEA下完全受監管的比特幣期權交易所和清算機構:

“根據委員會的一致投票,在《商品交易法》(CEA)的監管下,批准Ledgerx,LLC(Ledgerx)註冊成為衍生品清算組織[...]根據這一指令,Ledgerx將獲得授權,有資格提供完全抵押的數字貨幣掉期的清算服務。“

CFTC與加密貨幣欺詐者

9月26日,馬薩諸塞州地方法院的Rya W. Zobel法官駁回了對Randall Crater及其公司My Big Coin Pay Inc.訴訟發出的動議。再次對CFTC認為加密貨幣是一種商品的觀點給出了實錘。

CFTC認為,Crater位於內華達州的公司My Big Coin Pay作為一個加密貨幣項目,提供了一種名為“My Big Coin”(MBC)的“全功能”虛擬貨幣的銷售。根據案件細節,被告通過虛假陳述誘騙用戶購買MBC。他們謊稱MBC是由“黃金背書的”,可以在任何接受萬事達卡(Mastercard)的地方使用MBC,其也在各種交易所“積極交易”中。監管機構認為,這一行為違反了《商品交易法》(CEA)。

此外,被告還被指“任意”操縱MBC的價值來模正常加密貨幣的價格波動。投資者可以在網站上查看他們的賬戶餘額,但“無法交易MBC或提取資金。”通過這樣的操作,My Big Coin Pay的附屬公司從28位投資者手中取得超過600萬美元。

Crater的律師試圖對CFTC的訴訟進行抗辯,認為該通證既不是有形商品,也不是期貨合約所依據的服務,因此不在監管機構的職權範圍內。據稱,他們還在抗辯中將該通證與比特幣進行了比較。

Zobel主張將MBC和BTC歸類為虛擬貨幣,其“未來交割的合約(...)在當期交易。”從本質上講,CFTC向Zobel表達的觀點是,從CEA的角度來看,“商品”的定義不局限於任何特定類型或品牌的商品,並也提到了比特幣期貨合約的存在:

“起訴書宣稱My Big Coin是一種虛擬貨幣,毫無爭議它是一種帶有期貨交易的虛擬貨幣(與比特幣類似)。 這就足夠了,特別是在狀書階段,就足以讓原告指控 My Big Coin是一種在《商品交易法》監管下的‘商品’ 。”

CFTC證明虛擬商品也是商品

如上所述,這已經不是第一次CFTC證明其可以通過CEA直接監管加密貨幣市場。重要的是,Zobel將前述裁決作為了先例。

2018年3月,紐約東區法院的美國地區法官Jack Weinstein審理了CFTC起訴Patrick McDonnell及其名下公司Coin Drop Markets(CDM)的案件。CFTC表示,CDM的客戶從未收到他們購買的財務建議,且CDM從未在CFTC進行註冊。

Weinstein對CFTC的觀點表示贊同,即該虛擬貨幣應為在CEA監管下的商品,因此,允許CFTC就這一虛擬貨幣欺詐案對McDonnell及其名下公司採取行動。具體來說,法官表示其裁定是按照“商品”一詞的簡單含義來進行的,並且CFTC在解讀聯邦法律上“遊刃有餘”。

8月,CFTC再次贏得法庭指令,對Patrick McDonnell名下另一家稱為CabbageTech Corp.的加貨幣密相關公司實施永久禁令,該公司因“大膽而惡意的欺詐行為”被起訴。與馬薩諸塞州的案件類似,McDonnell認為CFTC無權監管其商業行為。而法官駁回了這一異議,並命令被告支付290429美元的賠償金和871287美元的罰款。

CFTC是否會在未來加強監管? 

管在法庭上獲得了幾場關鍵性的勝利,但CFTC對加密貨幣欺詐案件的處理還是需要具體事件具體分析。改監管機構似乎仍缺乏大規模監測和禁止可疑當事人的權力,而重要的是,CFTC也一直在謹慎對待加密貨幣。事實上,在9月接受CNBC採訪時,CFTC主席Christopher Giancarlo強調,加密貨幣監管需要各機構採取“不傷害”的方式,才能促進其蓬勃發展:

“加密貨幣是一場市場、貨幣和資產類別的新型數字革命,我主張以與其它商品一樣的方法來對待加密貨幣。"

不過,Giancarlo還是認為,CFTC處理加密市場犯罪活動的短期方法,應與該監管機構在這一行業的長期政策進行區分:

"當涉及到欺詐和操縱行為時,我們必須要強硬一些。而如果是在政策制定上,我們應該深思熟慮。"

CFTC最近的相關行為,體現了過去幾個月在加密貨幣領域,美國各個監管機構試圖擴大權限的普遍趨勢。儘管如此,沒有跡象表明短期內會出現全面的加密貨幣立法。今年五月,Giancarlo表示,短期內不大會有來自聯邦一級的監管框架出台,並指出CFTC先行運作的法規依據是在1935年出台的,而在這種情況下面對“新型的、創新的”如比特幣一樣的加密貨幣,還是需要充足的時間來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