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應用加密貨幣還是拒之門外?

比特幣和加密貨幣的最大益處是能比傳統方法更便捷地向全世界傳輸資金。

這使得人們可以繞過傳統的外匯交易和國際銀行轉賬,通常需要數天或數周的時間來處理跨境交易。

加密貨幣還為數百萬生活在受國際制裁影響的國家的人們提供了解決方案。就像伊朗這樣的國家不得不忍受多年來經濟孤立無援的後果,這嚴重地影響到其公民的日常生活。

2015年,伊朗同意取消其核項目來滿足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制定的標準,伊朗這才免受經濟制裁。

在此之前,伊朗被禁止使用SWIFT——金融系統用來發送、接收和跟蹤交易,這使得伊朗從國際銀行系統中分離出來。

2015年對伊朗的解除制裁使伊朗在數年被全球經濟拒之門外的情況略有緩解。

伊朗已經注意到使用加密貨幣將資金轉移到國外的能力。伊朗議會經濟事務委員會主席Mohammad Reza Pourebrahimi表示,公民已經用加密貨幣將25億美元撤出該國。

伊朗央行取締虛擬貨幣

這是伊朗央行決定禁止國內銀行和金融機構處理加密貨幣的一個驅動因素。

正如彭博社所報道的,伊朗央行明確了界線,擔憂人們通過使用加密貨幣來洗錢:

“所有銀行、信貸機構和貨幣交易所的分支機構都不應出售或購買加密貨幣,避免促進加密貨幣的活動。將對違反規定的人採取行動。”

政府正在統一貨幣市場和利率的規則,這是因為伊朗國家貨幣里亞爾貶值了。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國將退出伊朗核協議後,這一問題得到了解決。

該協議最初是伊朗同意縮減其核計劃並允許進行更多的國際審查。

據《獨立報》今年2月報道,國際原子能機構於曾表示伊朗仍遵守相關協議。儘管如此,特朗普的聲明意味着在7月將會回歸到長期的制裁措施。

伊朗發展實驗加密貨幣

儘管中央銀行禁止了加密貨幣交易,但伊朗信息和通信技術(ICT)部長Mohammad Javad Azari-Jahromi卻在4月底宣布國營加密貨幣的實驗模型已經準備好了。

伊朗的國營加密貨幣是由ICT和伊朗央銀聯合開發的。這想法是在2月份由Azari-Jahromi提出的:

“在與郵政銀行董事會就基於區塊鏈的數字貨幣的會議上,我制定了實施國家首個基於雲計算的數字貨幣的措施。”

Azari-Jahromi表示央行的禁令並不適用於新的國營加密貨幣。

伊朗和俄羅斯在商議

在特朗普決定取消伊朗核協議後,外界認為伊朗和俄羅斯正在考慮使用加密貨幣作為應對美國經濟制裁的手段,而美國的經濟制裁切斷了SWIFT傳輸系統的使用。

Pourebrahimi證實,伊朗央行已參與擬訂兩國間使用加密貨幣的計劃書並表示兩國已結盟:

“俄羅斯同意我們的意見。如果我們設法推動這項工作向前發展,那麼我們將是首個在貨物交換中使用加密貨幣的國家。”

伊朗的想法

伊朗周圍的地緣政治局勢已經超出了普通人的掌控範圍,但伊朗人民多年來一直保持着對科技的精通。

伊朗區塊鏈實驗室的研究員Arame Bandari告訴Cointelegraph,儘管實施了嚴厲的國際制裁,他的同胞們仍與世界其他國家保持着緊密的聯繫:

“正如你所知道的,伊朗在過去的40年裡面臨着各種各樣的制裁,但也應該考慮到伊朗受過教育的年輕人總是適應最新的技術發展。”

儘管如此,Bandari承認環境使研究和發展變得困難,在一定程度上伊朗政府對教育和技術的發展意願有所削弱:

“在過去的5年裡,我們見證了許多政府對知識經濟的大力支持,我們發現大量的知識和科技型中小企業都在蓬勃發展。”

據研究人員稱,伊朗首都德黑蘭、伊斯法罕和設拉子建立了健康創業生態系統。這導致了技術園區、孵化器、眾籌平台和商業加速器的建設和建立,為技術和知識經濟的實現鋪平了道路。

Bandari還認為伊朗很有可能使用加密貨幣來促進與俄羅斯等國的貿易。

不過,他也強調最近政府嚴厲打擊使用加密貨幣的行為。大量里亞爾的流出迫使交易平台將在未來幾周關閉服務。

局外人的角度

聖彼得堡歐洲大學政治經濟學高級講兼伊朗對外事務專家Nikolay Kozhanov就使用加密貨幣在兩國間的地緣政治可能性和Cointelegraph進行了交流。

Kozhanov表示伊朗正在考慮使用加密貨幣來繞過制裁,這是對實施舊制裁和切斷SWIFT系統的直接反應:

“他們正在尋找繞過這些制裁的方法。此前,他們試圖用本幣作為付款方式建立直接的銀行聯繫,但問題是要把歐元和美元這樣的首選貨幣從交易所中剔除出來。”
“產品出口商正在虧損,因為他們通常在匯率之間的差額上發揮優勢。伊朗政府和央行的一些官員認為加密貨幣可能是解決辦法。”

Kozhanov表示,事實上,這些國家已經開始討論在俄羅斯和伊朗之間使用加密貨幣進行雙邊貿易和投資,這意味着他們對此非常認真。

最令人擔憂的問題是,如果兩國能夠採用加密貨幣作為促進貿易的手段。Kozhanov解釋說,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預測。

“老實說,我不確定。首先它將是使用加密貨幣促進貿易的第一次經驗,伊朗在某種程度上還沒有這樣做,這是一個實驗。第二,這決定甚至還沒有在伊朗進行。”

另一個緩和因素是伊朗政府和伊斯蘭法之間的複雜關係:

“伊朗是按照伊斯蘭法律來管理的,這些法律對銀行領域進行了嚴格的監管。一般來說,伊斯蘭經濟學家禁止一切非由工作創造的東西。你不能憑空創造利潤。據我所知,在某種程度上,加密貨幣屬於這一類。”

不能倉促作出決定

伊朗不太可能在國家和國際範圍內使用加密貨幣。有太多的工作需要解決,政府和中央銀行之間的一些高度複雜的關係以及伊斯蘭法律的適用。

然而,如果再次實施新的制裁,加密貨幣很可能為該國及其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帶來新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