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是如何成為全球最大加密貨幣市場的?

自2014年以來,委內瑞拉一直在遭受惡性通貨膨脹。本國貨幣委內瑞拉玻利瓦爾的官方通脹率於2014年2月達到了57.3%,而獨立貨幣分析師的報告表示,截至當年9月,實際通脹率已經達到100%的峰值。換句話說,玻利瓦爾(VEF)迅速貶值,而委內瑞拉人民需要新的一次性可行交易方式,以填補通脹留下的空白。

根據定義,國際會計準則委員會將惡性通貨膨脹描述為“一般人群更傾向於將財富以非貨幣資產或相對穩定的外幣形式保存”的狀態。但是,由於2003年以來實行的資本管制,委內瑞拉人很難獲得美元或其他外幣。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由於委內瑞拉貶值的VEF無法自由輸出,該國經濟預計將在2015年收縮1%。

Venezuela Inflation Rate

在這一經濟困境下,比特幣競爭幣(特別是Dash)進場,為陷入困境的委內瑞拉人提供了比玻利瓦爾更可靠的價值貯藏手段和交易媒介。自2014年惡性通貨膨脹開始以來,該國加密貨幣所有和交易量顯着增長,特別是在過去幾個月委內瑞拉通脹率高達46000%,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到2018年底通脹率將達到1000000%。

然而,下文將談到,委內瑞拉加密貨幣的迅速增長並不僅僅是因為人們希望逃避惡性通脹帶來的影響,還源於某些加密貨幣在委內瑞拉的積極宣傳,以及在政府將資本管制作為遏制融資的一種方式時,人民對抵制和規避威權政府的渴望。

比特幣增長

想了解委內瑞拉加密貨幣使用的增長,應該看看Coin Dance網站為LocalBitcoins交易所提供的交易圖表,該交易所允許全球任何地方的任何兩方之間進行P2P交易。

2013年11月,在委內瑞拉“官方”(通常是虛報的)通貨膨脹率僅為43%的情況下,在LocalBitcoins交易所中,共兩個比特幣實現了與VEF的交易。然而,這一溫和的數字幾乎在該國進入惡性通貨膨脹後迅速上升,2014年12月達到了64個比特幣交易的峰值,此時BTC價格已經從年初的932美元下降至311美元。據政府稱,正是在這個時候通脹率達到了63%,而且該國一年多來一直處於惡性通貨膨脹,許多團體和個人開始意識到加密貨幣可以給委內瑞拉人帶來一線生機。

一名委內瑞拉比特幣交易者在2014年10月向路透社表示:

"儘管比特幣挺波動的,但是也比我國的貨幣強。"

Tachira大學的商學教授Gerardo Mogollon向媒體表示:

"我在教人們使用比特幣以逃避外匯管制。"

2015年對於比特幣來說是更好的年頭,儘管或因為這對VEF和委內瑞拉來說是糟糕的一年。貨幣經濟學家Steve Hanke表示,到2015年6月,年通脹率高達335%,而僅在2月份LocalBitcoins上就有319個比特幣-VEF交易。這一數字不包括如Surbitcoin在內的交易所的交易量,2015年比特幣委內瑞拉報告表示,該國的交易量“僅次於巴西,在拉丁美洲位居第二”。而2015年該國的比特幣交易量更厲害,達到了2059,比2014年的190個比特幣交易量高出983%,交易價值高達1281223美元(基於2015年比特幣均價622美元)。

Volume of VEF & BTC Market

2016年,通過LocalBitcoins交易的比特幣總數為8624,同比增加318.8%,恰逢委內瑞拉的年通脹率升至500%。而到了2017年,LocalBitcoins交易的BTC總數再次上升,達到21556,同比增加150%。鑑於比特幣本身在2017年單價更高,在12月飆升至19000美元,這表明了比特幣和加密貨幣是多麼受歡迎,而根據委內瑞拉議會反對派發布的數據顯示,通脹率飆升到了1369%的又一峰值。

由於委內瑞拉的經濟困境,許多當地人甚至開始填不飽肚子,因為他們的工資(VEF)價值越來越低。一名委內瑞拉人在2017年8月向《衛報》表示:“這就像是障礙賽。人們必須能拿到錢、找到合適的地方購買食物,還必須及時趕到相關地點。”同時,患急性營養不良的兒童的比例從去年10月份的8%升至來年7月份的12%。兒童營養不良救助項目Caritas的領導人Susana Raffalli解釋道,“受災兒童年紀越來越小,情況越來越嚴重”。

大多數委內瑞拉人都是飢腸轆轆地入睡的,人們對替代貨幣的需求越發強烈,不僅僅是因為該國的貧困率從2014年的48%上升至2016年的82%,之後到2017年的87%。考慮到今年高達5位百分數的通脹率,貧困率似乎會持續增長,而比特幣購買率的攀升也並不讓人意外了。

Poverty in Venezuela

據Coin Dance顯示,在2018年初至8月18日期間,LocalBitcoins上的比特幣購買數已達到14886。這比去年同期的15868個比特幣少了近1000,但過去一個月的交易量明顯上升,該國的經濟危機也達到了一個新的高潮,因為政府在8月份將玻利瓦爾貶值了95%。在8月最後一周的數據公布之前,LocalBitcoins交易的比特幣總數已達到2532,而2017年同期的交易數量為1558。

這可能預示今年餘下的日子裡,比特幣在委內瑞拉會出現加速增長。不管怎樣,交易量都很高,比特幣作為玻利瓦爾替代物的這一名聲在委內瑞拉人心中已經根深蒂固。 一位委內瑞拉比特幣用戶在7月的Reddit AMA寫到“幸運的是,我一直都是比特幣和區塊鏈技術的粉絲”:

"在閒暇時間,我一直教人們如何把手中的玻利瓦爾轉成比特幣,從而不至於被通貨膨脹害的太慘。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幫助了許多(企業)(…)比如餐廳的老闆,他們每天賣出菜品,但接下來要買肉的時候已經沒有利潤了(有時候甚至買不起食材),通貨膨脹太嚴重了。目前通脹率高達1000000%之多,我希望計劃幫助人們通過加密貨幣購買食物( …)目前我重點在教人們使用比特幣,並且把人們從通脹中拯救出來,我相信比特幣是個解決方案!"

Dash

比特幣的增長道路是基於三個簡單事實的:1) 這不是委內瑞拉人可用的唯一加密貨幣;2) 比特幣挖礦在2016年3月2018年1月被政府打壓,從而阻礙了其增長;3) 交易費用和確認時間都出現增加 (特別是在2017年) 。因此,隨着經濟持續走低,委內瑞拉人也在積極尋找其他加密貨幣,如以太坊Zcash

不過,Dash成為了競爭幣中的佼佼者,可能也是最受歡迎的加密貨幣。

2016年8月,Dash作為可交易的加密貨幣被添加到首都加拉加斯的Cryptobuyer交易所,該交易所報告稱當時這一加密貨幣的“需求飆升”。 “我們與Dash的合作非常有價值,”Cryptobuyer首席執行官Jorge Farias向媒體解釋道,“特別是對於使用不穩定法定貨幣的客戶而言,委內瑞拉現在的情況不言而喻。無須通過傳統銀行取得資金的替代方案正在迅速發展,我們非常有信心Dash將在這一經濟環境中蓬勃發展。“

可惜沒什麼網站提供DASH / VEF的準確數據,因此目前沒有能說明自2016年底以來Dash使用量的增長速度、或與比特幣交易量對比的文獻。儘管如此,現有的跡象表明,自2016年以來它已經非常流行,Dash Core Group於8月22日宣布委內瑞拉是該加密貨幣的全球第二大市場,僅次於美國。

Dash Core的CEO Ryan Taylor向Cointelegraph表示,這一成功再次源於委內瑞拉經濟的崩潰和貨幣問題: 

"我們發現,在通脹率較高和現金與信用卡支付退款率較高的地區,該技術特別受歡迎。對我們來說,我們關注加密貨幣可以帶來最大利益的部門,這也是接受率增長如此之快的原因之一。 "

事實上,就交易費用和確認時間而言,Dash較比特幣更有優勢。據報道該加密貨幣在委內瑞拉最受商家歡迎,至少這Dash在7月份的一篇文章中如是說,但沒有提供具體比較數據。Ryan Taylor表示,委內瑞拉有800多戶商家現接受Dash,雖然沒有權威數據顯示接受比特幣的商家數量,但Coinmap目前列出該國約有超過160戶商家接受比特幣(這一數據由用戶自己向網站報告,因此實際值可能略高)。

Ryan Taylor解釋了Dash在節約交易成本上較比特幣的優勢所在:

"從商家和企業的角度來看,比特幣用途很多,包括在線支付手段以及低成本跨境匯款等。不過,比特幣交易並非即時,因此其無法用於諸如註冊或網上交易這樣的客戶不願意等待的實時交易,例如購買數字媒體內容。對規模較小的交易來說通過比特幣支付也太貴了。"

然而,Dash的興起不僅在於它的用戶友好性和惡性通貨膨脹的猖獗,也因為其積極推動並鼓勵在整個委內瑞拉的應用。與其他加密貨幣不同,其10%的區塊獎勵被歸到國庫資金,該資金被分配給由Dash主節點投票的項目。因此,隨着這些資金被用於宣傳和銷售人員經費,Dash Core Group已投資大約100萬美元來促進和提高委內瑞拉人對Dash的認知。例如,自稱為委內瑞拉首個Dash社區的Dash Caracas於2017年9月開始舉辦教育會議,現在可容納約1000名與會者。其管理人Eugenia Alcalá Sccre去年9月表示

"我們有一個參會人員的接待團隊,會分發給與會者一個文件夾、用於筆記的紙張、一支筆以及用於設立Dash錢包的(說明指導)以及含有價值10美元的Dash的紙錢包。之後與會者會進入大廳,觀看歡迎視頻,以及錢包(手機端和紙錢包)的教程。"

這種積極倡導顯然對Dash的應用率產生了影響,比特幣倡導者在委內瑞拉也做了同樣的工作,即使比特幣沒什麼"Core Group" 和資金庫導致其傳播缺乏統一或組織性。

很明顯,比特幣和Dash的倡導者給近乎絕望的委內瑞拉人民提供了支持,2018年這兩種加密貨幣的大幅上漲也不足為奇了。這兩者和其他的加密貨幣不僅在對的時間和對的地點出現在委內瑞拉歷史上,而它們對自己的定為和這種大幅營銷,也將該國的現狀利用到了極致。換句話說,加密貨幣在委內瑞拉的雄起,不僅僅是由於通貨膨脹或資本管制,還涉及到了企業家精神和傳播布道精神。

Petro與委內瑞拉政府

更有趣的是,委內瑞拉的加密貨幣不僅僅由相關組織來推動,連委內瑞拉政府本身都參與了進來,儘管其起初對比特幣礦工態度強硬。鑑於該國正在經歷的經濟危機,且加密貨幣在前些年月已經出現如此引人注目的優勢,政府於2017年12月宣布將發行自己的石油加密貨幣Petro。儘管加密貨幣專家委內瑞拉反對派一直在對Petro進行剖析和譴責,但它至少在無意中為去中心化貨幣的發展提供了更有利的環境。

首先,Petro的創建引出委內瑞拉政府在1月宣布加密挖礦是“完全合法的”,儘管其一年多以來都在控訴挖礦行為。據該國新的加密貨幣負責人Carlos Vargas表示,從那時起“之前被逮捕或起訴的相關人員將被取消指控”。之後,加密貨幣挖礦似乎越來越流行,5月彭博社文章標題也許一點兒也不誇張的寫到-- “加拉加斯的每個家庭都有一台加密貨幣礦機。”

由於政府準備開始Petro的ICO以及最終的發布流通,其向本國人民推出了免費加密貨幣課程。從二月底開始,委內瑞拉人民可以免費註冊加拉加斯的Granja Laboratorio Petro課程,而全球其他地方同樣的課程收費在500到800美元之間,課程將給出如何“購買、賣出和挖掘數字貨幣”的說明和教學。該課程的一名教師Carmen Salvador向當地媒體表示,課程希望覆蓋儘量多的聽眾群體:

"我國許多年輕人認為不可能有這麼多資源,(但是)委內瑞拉政府打包票所有參與人都能有課上。"

課程的參與人數暫無統計數據,但考慮到加密貨幣在委內瑞拉民眾間的流行程度,不難想到註冊率是很高的。因此,即使政府會對非Petro的加密貨幣提出一些抵制措施(例如,4月份兩家加密貨幣交易所被關閉,顯然主要原因是其宣傳VEF匯率的'虛假信息'而不是針對加密貨幣交易的許可),政府希望培養社會對Petro的良好態度,這很有可能產生附加效應,從而進一步增加比特幣、Dash、Zcash以太坊的發展。

無形中,委內瑞拉政府的專制傾向與加密貨幣對許多當地人的吸引力之間存在直接但無法量化的聯繫。首先,2003年實施的資本管制是由當時的總統查維斯(Hugo Cháves)採取的,目的是為了切斷其任何對手的潛在資金來源,這些對手可能會重演2002年的未遂政變,或者任何可能引發類似事件的任何反政府罷工。正如他在宣布這一管制的電視講話中所表示的,“不給政變分子一美元資金”。

委內瑞拉商界領袖迅速譴責這一管制,當時的工商聯合會負責人Carlos Fernández表示,“外匯管制是一種鎮壓工具。當政府談到不會給參與罷工的企業提供任何美元時,這意味着80%的公司將收不到美元。“

對這一“鎮壓工具”,希望抵制或顛覆政治秩序的委內瑞拉人必須找到一個貨幣替代品來求生,正如上文所述,他們發現了加密貨幣。加拉加斯的程序員John Villar在2014年底向路透社表示

"比特幣是反抗該系統的一條路。"

也就是說,沒有跡象表明加密貨幣被用於資助實際的反對派組織,而Villar在2017年12月向Business Insider表示,委內瑞拉的加密貨幣“不是政治問題,而是生存問題。”然而,當比特幣被委內瑞拉企業接受(甚至一些企業用於支付員工工資),以及近年來該國企業經常成為“反對派”,毫無疑問,他們使用加密貨幣也具有潛在的政治優勢。

未來

隨着委內瑞拉局勢惡化,馬杜羅總統的支持率從2013年的55%持續暴跌至今天的20%左右,只會有更多的企業和個人轉向加密貨幣。自今年年初以來,在LocalBitcoins交易所上用玻利瓦爾交易的比特幣數量已經增加了344.6%,由於它無視其他交易所和如Dash在內的其他加密貨幣,這一比例更讓人瞠目結舌。鑑於近期玻利瓦爾的貶值不太可能對委內瑞拉的經濟形勢產生任何積極影響,這種情況極有可能進一步惡化,使人們的求生選擇更少。反過來,加密貨幣的交易量也會更大。

儘管到目前為止委內瑞拉大部分的加密貨幣交易可能來自該國的中產階級,即該國60%的擁有互聯網接入的人群,以及那些知道如何挖礦和編程的群體,近期可能有大範圍的人群參與到加密貨幣中。毫無疑問,Dash、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的傳播者將繼續嘗試提升委內瑞拉人民對加密貨幣優勢的認知。到目前為止,他們的努力取得了豐碩的成果,為那些如果不幸遇到類似委內瑞拉危機的國家提供了可效仿的模式。只要委內瑞拉政府繼續施加資本管制(這是導致惡性通貨膨脹的主要因素之一),加密貨幣鐵定會在未來幾個月和幾年內繼續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