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hFlare的淡出和雲挖礦的未來

本文觀點僅來自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telegraph.com

雲挖礦是一種允許個人用戶能夠從專門加密貨幣挖礦運營商租用哈希算力的服務。隨着挖礦業務的專業化和挖礦企業的聯盟,規模較小及裝備欠缺的參與者漸漸被逐出市場,該服務開始出現。

由於無法證實用戶所租賃的挖礦設備份額是否真實存在,而即便一開始投資回報似乎正常顯示,雲挖礦仍被廣泛認為是詐騙猖獗的領域。或許避免欺詐的唯一方法是依賴已成型的雲挖礦品牌的信譽。但隨着近期雲挖礦平台HashFlarw的醜聞曝光,也許很快連信譽都不可靠了。

雲挖礦領先品牌之一的HashFlare於7月20日宣布,已根據該平台服務條款撤銷其現有SHA-256比特幣合約的挖礦服務,相關條款內容為:“如果維護費用和電費超過回報,挖礦程序將中止。如果挖礦連續21天仍無收益,該服務將永久終止。“

該公司提到目前“加密貨幣市場的困難時期”,並聲稱,截止7月18日,連續28天回報低於維護費用,從而觸發中止合同條款。聲明暗指道,如果市場條件變好,HashFlare將恢複比特幣挖礦。顯然,該中止僅涉及比特幣合約,公司投資組合中的其他加密貨幣資產(如萊特幣和以太坊)運行照常進行。

雖然今年7月並不是加密貨幣市場的最佳時期,特別是與2017年12月比起來,但許多用戶都對HashFlare的結論表示正當質疑。在7月的第一天短暫觸及約6000美元的底部後,比特幣價格呈現穩定上升趨勢,在該公司宣布合約中止當天接近8000美元。

此外在本月第一周,由於中國挖礦集團的聚集地四川省發生洪災,比特幣網絡的哈希率大幅下降。這也應該是其餘節點難度相應降低的原因。即使在洪災之前,自6月中旬該挖礦平台的淡季已經開始,其網絡的哈希值急劇下降至30 TH/s。由於HashFlare的情況描述,與大家普遍看到的現實形成鮮明對比,欺詐指控開始湧現。

謎團重重

HashFlare企業的成本包括兩種類型的開銷:對設備本身的一次性投資,以及通常能被挖礦收益覆蓋的經常性維護費用。 該雲挖礦運營商的中止合同公告中出現的多個讓人不滿的情況之一是,其在決定中止合同時, 並不返還用戶在最初支付的剩餘年度合約費用

BTC price and BTC hash rate over July 2018

最近這一事件已經是HashFlare有史以來至少第二次單方面改變合約承諾。 11個月前,該平台以全球挖礦硬件稀缺為由,將所有SHA-256和Scrypt合約從永久轉為一年。顯然,許多雲礦工並不喜歡這一更改,甚至在Change.org發出請願書,得到了約2500個簽名。

巧合的是,在2017年9月之前持有永久合約的用戶,在此次事件中可能竊喜,因為即使最近的合約關閉,他們的損失還是能接受的。由於11個月前重啟的這一年度合約將於8月底到期,這些客戶僅損失一個月的年度哈希值投資份額。與他們相比,一年內入場的用戶則遭受更大程度的損失,而越晚入場的投資者,所處情況越糟。

毫無疑問,憤怒的雲礦工立即來到Twitter和Reddit。一大群曾懷疑HashFlare是騙局的人們,終於有機會跟別人說“別怪我沒提醒你”。暱稱為“麥道夫不在區塊鏈上“的Twitter用戶,專門揭露加密欺詐,幸災樂禍地表示HashFlare從未真正擁有實際挖礦設備,儘管其前幾個月就吹噓擁有一個全新數據中心。他還提到了2月份對該公司客戶關係經理Edgar Bers的採訪,指出了多個警示信號— 許多表明其運營欺詐本質的矛盾點

一些用戶報告說,他們能通過信用卡發卡機構啟動HashFlare的退款流程,而另外一些運氣不太好的人表示他們正在考慮集體訴訟。該運營商位於愛沙尼亞,因此嚴格的歐洲消費者保護法可能適用於該案件。然而,Blockonomi調查的一些觀察人士指出,在原告將索賠提交法院時,被告可以通過暴露用戶個人數據的原因而終止程序或反駁。

另一個與“騙局”爭論相關的奇怪細節是,HashFlare在中止比特幣合約前幾天實施的取款新規。在一點沒有預兆的情況下,該挖礦運營商敦促用戶遵守一套KYC程序,嚴格限制那些不符合規定的用戶將資金轉移出平台。假設這是有惡意的,這一舉動至少可以起到兩個作用:在新聞發布時防止資金流動,並掌握那些想要提出訴訟的用戶的一些籌碼。

雲挖礦暗淡的未來

雖然有許多觀點直指惡意行為,但沒有一個是完全無爭議的。在中止合同時,HashFlare遵循了他們自己的服務條款,而每個用戶在註冊時都必須簽署這一條款。至少從去年開始,這些術語並未出現更改。該條款沒有具體說明,其應對維護費用和電費是否確實超過回報而做出證明。即使能證明這些數據中心存在的證據很少,但證明其不存在的有力證據更少。希望能有一個值得信賴的第三方入場,以揭示真實情況。

與此同時,HashFlare的競爭對手一切正常。另一個主要雲挖礦平台Genesis Mining,報告稱合同回報與往常一樣。 Minergate的用戶也如是說。 HashFlare事件可能會為該領域的其他主要參與者提供短期公關優勢,以及更多的新用戶將集中轉換為或許更可靠的運營商。但是,從長遠來看,雲挖礦業務最負盛名的平台之一的消亡,可能會對整個行業造成沉重打擊。

雲挖礦有風險已經名聲在外:雖然合同通常是長期,並且初始付款是固定的,但加密貨幣價格的波動使這種投資成為幸運大轉盤。特別是比特幣,大量新礦工不斷進入市場,推動了哈希值。 CoinJournal最近的一份報告強調了過去幾個月哈希值的巨大增長率。這對於整個加密貨幣行業來說是個好消息,意味着儘管與2018年瘋狂的價格波對比起來不算明顯,但越來越多的資源在湧入該網絡。然而,對於挖礦企業而言,這表明了更多競爭的出現,沒做好充足準備的企業就末日將至了。

在這樣的背景下,對服務提供商缺乏信任可能會導致失敗。為什麼要參與這種日益岌岌可危的,承諾回報日益減少的活動,特別是當你無法完全確定你參與的平台是否值得信賴?如果HashFlare的案例在大眾眼中成為雲挖礦服務的典型印象,那麼該模型不太可能在正在進行的哈希值熱潮中存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