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base進軍日本市場談何容易

美國最大的錢包和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的Coinbase於6月4日透露了進軍日本加密貨幣市場的計劃。日本以對加密貨幣相當激進的觀點而聞名(日本畢竟是最早正式承認比特幣的國家之一),但進軍全球最熱門的日本加密貨幣市場並非易事。最起碼的,Coinbase不得不取悅日本金融服務局(FSA)——自1月份臭名昭著的Coincheck黑客攻擊事件以來,日本主要的監管機構一直非常緊張。

受監管的合規的加密貨幣公司

總部位於舊金山的Coinbase Inc.業務遍布全球32個國家。據彭博社報道,由於Coinbase正在向日本擴張,摩根士丹利前投資銀行家Nao Kitazawa將被任命為Coinbase日本分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在關於開設日本分公司的博文中,Coinbase稱自己是美國一家受到監管的合規的加密貨幣公司,將與日本的新客戶共同建立同樣的信任。

事實上,Coinbase一直遵從於美國監管機構。例如,Coinbase於2017年1月獲得在紐約合法運營的BitLicense,並通知了大約1.3萬名客戶在2月份將其信息遞交給美國國稅局。然而,Coinbase於今年3月也對美國的監管機構提出了批評,表達了對監管不完善以及如何讓市場降溫的擔憂。

無論如何,Coinbase已經確定將與日本的監管機構合作:

“和其它市場一樣,我們計劃在日本採取謹慎的處理方式,這意味着與FSA攜手合作確保每個階段都遵守當地法律法規。”

日本市場和FSA的壓力

日本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貨幣市場。FSA收集了日本17家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數據,截至2018年3月底至少產生了350萬筆加密貨幣交易。如CryptoCompare這樣的比特幣市場數據服務商顯示日元目前占全球比特幣交易的55%左右,報告也顯示日本有14%的年輕男性勞動力投資於加密貨幣。

和包括路透社在內的許多媒體報道的情況相反的是,儘管比特幣和其他競爭幣在日本不被視為法定貨幣,但可以作為合法支付手段。比特幣的地位已被FSA證實。

因此,自2017年4月日本《支付服務法》修訂以來,日本所有的加密貨幣交易所都必須在FSA登記註冊。該許可計劃已批准了包括SBI Group在內的16家主要運營商為日本加密貨幣市場服務,Coinbase計劃在年內申請許可。

1月份發生史無前例的5.32億美元的Coincheck黑客攻擊事件,以及臭名昭著的東京Mt. Gox的倒閉,在這兩起備受矚目的日本加密貨幣交易所醜聞發生後,FSA似乎牢牢地控制着地方交易所。

例如,FSA於今年3月向7家加密貨幣交易所發出懲罰通知,並在一輪檢查後暫時凍結了另外兩家交易所的活動。由於缺乏適當和必要的內部控制系統,故發出業務改進命令,其中特別指出Coincheck缺少防止洗錢和資助恐怖主義的框架。

消息傳出後不久,Mr. Exchange和Tokyo GateWay兩家日本交易所決定就監管合規問題關閉門店。FSA對尚未註冊的交易所進行了現場檢查,並在Coincheck黑客攻擊後要求所有加密貨幣交易所提交風險管理系統報告。

由於FSA的徹底監管,已在日本開設分公司的Binance在日本監管機構發出警告後遷移到馬耳他。

5月6日,FSA出台了針對日本加密貨幣交易所的進一步監管規定,加強防止大規模黑客攻擊的力度。交易所被要求每天多次監控客戶賬戶的可疑波動,並且必須遵守更嚴格的反洗錢措施,相關措施要求進行“了解你的客戶”檢查,比如身份驗證。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措施也證實了有關政府註冊交易所在不久的將來將面臨嚴格限制的報道,實際上是禁止以匿名方式交易如Dash和Monero這樣的競爭幣。

為了應對監管壓力,一個由地方交易所組成的自我監管機構應運而生。這個機構被稱為日本加密貨幣交易協會(JCEA)。正如Cointelegraph之前報道的,JCEA背後的意義是為目前尚未註冊的交易所指定標準和預期,並於FSA保持一直的標準。

Money Partners董事長Taizen Okuyama表示,JCEA的目標是消除客戶的焦慮,實現市場的健康發展:

“我們正在制定自我監管規則,我們的目標是進一步發展加密貨幣行業和對虛擬貨幣的概括進行定位,消除來自Choincheck事件的客戶焦慮,恢覆信心。”

外國企業進駐

日本的《支付服務法》允許外國運營商在特定的條件下註冊為虛擬貨幣兌換服務提供商。外國公司需要與距離他們日本分公司最近的地方財政局協商,後者將監督申請過程。

雖然形式已經發生變化,但國際尚未對日本加密貨幣產業進行大量研究。5月30日,新加坡企業家Eric Cheng以6700萬新元(50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日本加密貨幣交易所BitTrade,並100%持有BitTrade股權。Cheng就此事表達了對日本市場和FSA法規的看法:

“加密貨幣行業正極速增長。在這種市場環境下,抓住不斷增長的市場需求的關鍵是擁有監管良好且獲得經營執照的平台。透過這個獲得FSA授權許可的平台,我將與監管機構緊密合作在全球範圍內擴展這個平台。”

當Coinbase計劃年內開展日本業務時,互聯網巨頭雅虎將於2019年4月後計劃推出自己的加密貨幣交易所,該計劃是通過購買BitARG交易所40%的股份來實施的,而不是創建一家新的交易所。

許多外國企業由於監管規定而選擇遠離日本市場。除了上述的Binance外,總部位於美國舊金山的Kraken已經宣布將於6月中旬之前停止為日本客戶提供服務。Kraken退出日本市場的決定涉及仔細考慮收入與維持服務所需的資源成本。

激烈的競爭

如上所述,日本有16家註冊的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check曾是日本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季度利潤約為1.5億美元(據報道,該公司從2017年4月至2018年1月共盈利4.9億美元)。

不過,Monex首席執行官Oki Matsumoto對彭博社表示,在發生黑客攻擊和所有權變動(Coincheck已被Monex收購)之後,該交易所的前景似乎並不樂觀。

“鑑於我們期待採取更嚴厲的監管和內部措施,盈利情況自然會發生變化。”

最大交易所的頭銜很可能會被日本金融服務巨頭SBI Holdings奪去。該公司計劃在今年夏天推出其銀行支持的加密貨幣交換所,支持比特幣。SBI加密貨幣交易所將支持以太坊、瑞波幣和比特幣現金。6月4日,SBI Holdings宣布其內部加密貨幣交易所已經上線。這項名為“VCTRADE”的服務對在2017年10月已預註冊的約2萬名用戶開放,計劃於2018年7月開放普通賬戶申請。瑞波幣是目前唯一支持的加密貨幣。

SBI Holding總裁Kitao Yoshitaka在宣布該公司更大的計劃時暗示,由於比特幣的稀缺性使得比特幣變得炙手可熱,所以比特幣將被視為結算貨幣。瑞波幣將是匯款貨幣。Kitao斷言,SBI的交易所將在一眨眼的功夫成為世界第一。

“當我們決定這麼做的時候,它很快就會成為世界第一,所以即使有大量的客戶到來,我們也可以構建一個能夠承受的系統。我們必須徹底追求安全性。”

Coinbase日本交易所支持比特幣和以太坊等主要數字貨幣。事實上,交易所目前並不支持日本重要競爭幣之一的瑞波幣,其24小時的交易量約57,608,447,391日元(5.24億美元)。正相反,競爭幣似乎是其競爭對手的主要利益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