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卡塔爾到巴勒斯坦:中東地區的加密貨幣監管狀況如何?

9月4日, 巴林政府,一個波斯灣的君主立憲制政府,就區塊鏈對該國經濟的重要性做出強調。 雖然巴林王國似乎對加密貨幣態度積極,但對於虛擬貨幣來說,在中東還是難以立足,因大部分中東國家都禁止加密貨幣交易。 然而,中東似乎正在成為全球區塊鏈重地: 從迪拜到特拉維夫,這項技術正被深入地研究和應用。

以下列表基於全面的新聞搜索,但不代表其完整性。 如果您有關於您所在國家/地區的銀行與加密貨幣關係的更多詳細信息,歡迎您在評論欄與我們分享。

巴林

Bahrain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已計劃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是

監管

巴林對加密貨幣的態度較為積極。 2017年9月,巴林中央銀行(BCB)宣布建立"監管沙盒。" 旨在促進該國包括比特幣和區塊鏈業務在內的金融科技產業發展。

2018年6月,當地媒體報道稱,BCB授予總部位於迪拜的Palmex數字貨幣交易所行政沙盒許可,據稱Palmex成為”中東乃至北非首個、和唯一獲得監管沙盒許可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一名巴林政府官員表示 : “目前,我們將加密貨幣認為是一種可以在交易所交易的商品。 我們不會將其視為任何形式的法定貨幣。“

區塊鏈

直到最近,巴林政府沒有專門就區塊鏈本身做出評論,而是在泛金融科技行業中包含了這一技術。 不過在九月,巴林電力和水務部長Abdulhussain Mirza確認政府對這一技術的支持承諾:

“區塊鏈等技術使我們在推進安全交易方面又邁出了一大步......區塊鏈保護用戶數據的能力是進步的真正體現,特別是可以將其應用於不同行業的不同公司,包括網絡安全。”

土耳其

Turkey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已計劃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是

監管

加密貨幣在土耳其還是挺流行的: 根據ING Bank近期的一份報告顯示,高達18%的土耳其人擁有加密貨幣,而美國只有8%。 其中一大原因是土耳其里拉的不斷貶值,實際上,從今年7月底到8月底,用土耳其里拉購買比特幣的交易量從327295飆升至759026。 

在委內瑞拉推行加密貨幣Petro後,土耳其政府也考慮推出國家支持的加密貨幣。 2018年2月,土耳其民族運動黨(MHP)副主席Ahmet Kenan Tanrikulu披露了一項推出名為“Turkcoin”的“國家比特幣”的計劃,他發表了一份長達22頁的加密貨幣市場監管報告。 土耳其副總理Mehmet Simse在接受CNN Turk採訪時也表達了類似的計劃。 今年6月,當地媒體報道稱報道稱,另一個打着土耳其“國家”加密貨幣名號進行宣傳的加密貨幣‘Turcoin’,現已被確認為龐氏騙局。

在2017年,土耳其立法機構曾稱比特幣與伊斯蘭教律“不符”,因為政府難以對其進行管控。 他們認為比特幣的“投機性”不適合穆斯林人民交易,當地媒體Enson Haber指出:

“買賣虛擬貨幣目前是與教律不符的,因為其價值是可以用來投機的。 虛擬貨幣也可以輕易地被用於洗錢等非法活動,也不受國家的審計和監管控制。“

區塊鏈

儘管加密貨幣的監管環境還不明確,但土耳其還是支持其背後的技術。 8月,伊斯坦布爾區塊鏈和創新中心(BlockchainIST Center)於Bahçeşehir大學(BAU) 成立。Daily Sabah 報道稱,這一全國首個高校級的區塊鏈中心,旨在消除區塊鏈轉移知識上的差距,確保該技術的廣泛應用。

該中心的主管Bora Erdamar表示,這一中心擬成為 “土耳其最重要的發展和革新研究中心,這裡的科學研究和出版物都是通過區塊鏈實現的。” 他還表示,土耳其可能是“改變全人類(transform humanity)”的領先技術國家。

9月,土耳其Borsa Istanbul證券交易所(BIST) 開發了一項區塊鏈驅動的客戶數據庫,用以管理新增客戶、文件和編輯信息。

卡塔爾

Qatar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無/視為非法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是

監管

加密貨幣在卡塔爾是被禁止的。 2018年2月,卡塔爾中央銀行(QCB)發表了一份面向在該國經營的所有銀行的聲明,其中警告公眾不得在該國進行比特幣交易。 該監管機構補充說,將對未遵守規定的人士施加處罰。

具體來說,QCB認為比特幣是一種非法貨幣,因為“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家中央銀行或政府承諾將其價值兌換成發行的貨幣,用以支付全球交易的貨物或黃金。” 其也提到了比特幣的波動性,以及其可能涉及金融犯罪和網絡攻擊等原因。

區塊鏈

雖然QCB在本國禁止加密貨幣,但卡塔爾將在首都多哈 舉行一場區塊鏈會議。 此外,卡塔爾還有一批區塊鏈創業公司: 由於卡塔爾在2017年涉嫌支持恐怖主義,許多鄰國都與其切斷了聯繫,該國正在考慮使用區塊鏈技術

例如在2018年1月,當地一家金融科技公司QPAY 推出基於以太坊區塊鏈平台的一項區塊鏈電子商務計劃。 QPAY的CEO Ben Aissa在發布會上宣布:

“作為卡塔爾數字和無現金計劃的積極成員,與2030年國家願景保持一致,我們認為區塊鏈是在卡塔爾數字革命和金融服務創新中發揮領導作用的關鍵因素。”

沙特阿拉伯

Saudi Arabia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無/視為非法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是

監管

加密貨幣在沙特阿拉伯國內被視為非法。 8月8日, 沙特阿拉伯金融管理局(SAMA)正式警告公民禁止交易虛擬貨幣,宣布虛擬貨幣不合法。 監管機構的聲明如下:

“委員會確認,虛擬貨幣(包括但不限於比特幣)在該王國是非法的,沒有任何政黨或個人獲得此類行為的許可。 由於涉及高度監管、安全和市場風險,委員會警告所有公民和居民不要陷入這種幻想和快速致富的把戲之中,更不用提簽署虛構合同和向未知接收者/實體/政黨轉移資金了。“

區塊鏈

與卡塔爾類似,雖然禁止加密貨幣,但沙特阿拉伯一直在研究區塊鏈技術,其Saudi Vision2030 長期經濟發展計劃也納入區塊鏈技術。

例如在7月,利雅得市就此計劃選擇了IBM作為戰略合作夥伴。 這家IT巨頭將與市政府的技術合作夥伴Elm公司合作,將區塊鏈應用到政府服務和交易中。 5月初,沙特通信和信息技術部與ConsenSys 合作,ConsenSys是一家總部位於美國的創業公司,專注於構建基於以太坊的軟件產品。 他們共同舉辦了為期三天的區塊鏈訓練營。

伊朗

Iran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已計劃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是

監管

伊朗一直以來受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制裁,逐漸在把眼光移向加密貨幣。 由於Visa和萬事達卡在該國都不能用,而本地貨幣伊朗里亞爾也出現高度通貨膨脹,比特幣便開始流行: 5月,當地媒體報導稱,伊朗已有超過25億美元的資金被用於購買比特幣。

目前,加密貨幣在伊朗還不合法。 不過,9月底這一情況可能改變。 今年4月,伊朗中央銀行(CBI)聲明虛擬貨幣被用於洗錢和支持恐怖主義,並禁止當地公民、銀行和交易所進行交易。 然而,8月下旬,負責起草伊朗最高網絡空間委員會( Supreme Cyberspace Council)的副主任Saeed Mahdiyoun宣布,CBI將在9月底重新表示其對該問題的官方立場。

與委內瑞拉相似,伊朗也在準備國家加密貨幣以逃避美國制裁。 5月,有報道稱伊朗議會經濟事務委員會主席Mohammad-Reza Pour-Ebrahim與俄羅斯官員會面,商談如何避開國際貨物禁運令。 7月,科學和技術事務局管理和投資代表Alireza Daliri透露正在制定推出國家虛擬貨幣的計劃:

“我們正在為在國內使用國家數字貨幣做好準備.....
這一貨幣將促進世界任何地方的資金轉移(進出)。也能在受到制裁時幫我們一把。“

此外,據當地媒體報道稱,網絡空間委員會秘書Abolhassan Firoozabadi在9月份表示 ,加密貨幣的挖礦已被政府當局批准設為一個行業。 但是,該行業的法律框架尚未出台。

區塊鏈

伊朗政府似乎很看好加密貨幣背後的技術。例如,8月份,伊朗信息通信技術部(ICT)和國家圖書館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MOU),使用區塊鏈將該國的檔案數字化。

伊朗區塊鏈實驗室的研究員Arame Bandari之前Cointelegraph表示,在德黑蘭、伊斯法罕和設拉子有成熟的創業體系。此外,他還提到技術園區、孵化器、眾籌平台和商業加速器也在建設中,“為應用技術和知識經濟鋪平了道路。”

伊拉克

Iraq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無/視為非法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否

監管

比特幣在伊拉克是被禁止的。 2017年12月,據報道伊拉克中央銀行(CBI)信息主管Aysar Jabbar表示 “這一貨幣(比特幣)在流通中可能出現諸多風險,特別是考慮到電子隱私和欺詐,儘管這在伊拉克並不流行。”

根據一名當地經濟專家表示,使用加密貨幣的人群可能會被根據現行反洗錢(AML)法而被起訴

Cryptocurrencies and Blockchain

科威特

Kuwait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無/視為非法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否

監管

包括比特幣在內的虛擬貨幣在科威特一律禁止。 2017年12月,科威特財政部宣布不承認加密貨幣,並禁止金融機構、銀行和公司處理加密貨幣。

然而,《阿拉伯時報》( Arab Times)援引財政部的消息 ,機構和中央銀行都無法監管比特幣交易,因為其“不受(他們的)控制“。 此外,他們還表示:“...從國外匯入科威特的比特幣被認為是非法和不潔的錢財,因為科威特法律不認為這是貨幣。

區塊鏈

科威特金融公司(KFH)加入了RippleNet,這是一個主要的區塊鏈供電網絡,專為跨境匯款設計。 在隨附的聲明中,KFH表示有意使用Ripple的“獨特工具”服務其零售用戶:

“有了這個,KFH可以在幾秒鐘內提供即時和安全的跨境匯款,並在付款過程中提供端到端的可見性。”

阿聯酋

United Arab Emirates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已計劃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是

監管

阿聯酋(UAE)政府對加密貨幣監管的態度不一: 2017年10月初,該國發發布了第一份ICO和虛擬貨幣監管指南,兩者被認定為證券和商品。

然而幾周後,中央銀行行長Mubarak Rashid al-Mansouri發出公開警告,反對使用虛擬貨幣作為交易媒介,提到洗錢和恐怖主義融資等原因。 此外,今年2月,阿聯酋證券和商品管理局(SCA)還向投資者發出了關於ICO風險的警告

區塊鏈

UAE非常重視對區塊鏈的實驗。 早在2016年10月,迪拜就推出了全市區塊鏈戰略,目標是到2020年成為第一個區塊鏈城市。

2018年4月,阿聯酋總理和迪拜領導人透露了2021年的國家區塊鏈戰略,也有野心計劃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區塊鏈政府。 據報道,新計劃將重點關注公民和居民的幸福、政府效率、立法和全球企業家精神。

更具體地說,該戰略的目標是到2021年實現50%的聯邦交易在區塊鏈上進行。 這意味着使用該技術後,簽證申請、賬單支付和許可證續期都可實現無紙化,也許每年能節省110億美元。

2018年5月,阿聯酋政府宣布與IBM建立合作夥伴關係,以創建區塊鏈業務註冊,以確保企業在其管轄範圍內運營。媒體報道稱,該計劃將“簡化建立和運營業務的過程,為所有業務活動推出貿易許可證和相關文件的數字交易所,並確保整個迪拜商業體系的合規性”。

埃及

Egypt

加密貨幣監管框架: 無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是

監管

2018年1月,埃及宗教人士Grand Mufti Shawki Allam抨擊道,根據伊斯蘭教法,比特幣是被禁止的。 他頒布了一項教令,認為加密交易會導致用戶“欺詐、背叛和無知”。

埃及政府也不支持加密貨幣的使用,但也沒有禁止加密貨幣。 例如,2017年12月,埃及金融監管局(FRA)表示,急切強調投資者參與加密貨幣被認為是一種“欺詐形式,屬於法律責任”,而據報道埃及中央銀行宣布不承認加密貨幣,並警告進行交易的民眾。

區塊鏈

2018年4月,埃及首個為NU TechSpace的以區塊鏈為主的孵化器開放。 據報道,其與IBM,Novelari和zk Capital合作,以推進區塊鏈支持的商業模式。 據稱,該孵化器還得到了國有科學研究院和Nilepreneurs的支持,旨在幫助政府更好地認知區塊鏈技術。

塞浦路斯

Cyprus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無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是

監管

由於當地政府沒有明確的監管框架,加密貨幣似乎存在於塞浦路斯的灰色監管地帶。 早在2014年,《塞浦路斯郵報》(Cyprus Mail)就 援引塞浦路斯中央銀行代表的話稱: “比特幣不是非法的,但也不受控制或監管。” 從那以後,監管機構還沒有發布這一問題上的重要更新。

不過,在2018年7月,比特幣現金(BCH)倡導者Roger Ver聲稱他會見了該國總統尼科斯·阿納斯塔西亞德斯,對該島國加密貨幣和商業應用的優勢。 這意味着該國未來對加密貨幣可能更為友好。

區塊鏈

6月,Ripple宣布了大學區塊鏈研究計劃,並向全球大學捐贈了大約5000萬美元。其中包括塞浦路斯的尼科西亞大學(UoN)。 UoN號稱是世界上第一家接受比特幣支付的大學。 其也推出了數字貨幣科學碩士學位,旨在“填補數字貨幣領域的知識供需間的鴻溝。”

此外,塞浦路斯還是塞浦路斯區塊鏈技術有限公司(Cyprus Blockchain Technologies Ltd)的所在地, 塞浦路斯區塊鏈技術有限公司是一個非政府組織,由塞浦路斯國際管理學院(CIIM)、倫敦大學學院區塊鏈技術中心(UCL CBT)和當地監管機構UoN等學術機構、金融機構以及包括希臘銀行、塞浦路斯銀行和Cooperative Bank在內的銀行組成。

以色列

Israel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已計劃/徵稅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是

監管

以色列正在確定對加密貨幣的立場。 2018年1月,以色列央行副行長adine Baudot-Trajtenberg宣布以色列銀行不承認虛擬貨幣為實際貨幣。

此外,3月份,以色列證券管理局(ISA)審查和監管ICO委員會發布了一份報告,“旨在消除不確定性,並在技術創新和保護投資者之間找到平衡”,其中主要是討論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是否應被視為證券。

同樣,以色列稅務局(ITA)表示加密貨幣將被作為資本利得而徵稅,而並非作為貨幣。

區塊鏈

Cointelegraph此前已經深入介紹了以色列規的區塊鏈情況: 國際稅務律師兼註冊會計師Selva Ozelli審查了當地的區塊鏈計劃,包括以下內容: CoaIiChain,一個促進開放政府政策並消除選民和被選人間溝通鴻溝的政治平台; 一個區塊鏈無人機註冊項目; 以及國家加密貨幣。

此外,7月份,以色列新聞媒體《耶路撒冷郵報》(The Jerusalem Post)報道稱,捷克投資銀行公司Benson Oak計劃向以色列的初創公司投資“約1億美元”,並“強調”以區塊鏈推動當地狀況。

約旦

Jordan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無/視為非法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無

監管

因2014年約旦中央銀行(CBJ)警告國人虛擬貨幣不是法定貨幣,“世界上任何央行或政府都沒有義務將其價值兌換成它們發行的真實貨幣,也沒有義務以基礎國際大宗商品或黃金作為擔保。”

此外,CBJ的代表告向《約旦時報》表示,該國的銀行、金融機構和交易所也收到了一份通告“禁止他們涉足虛擬貨幣,特別是比特幣。”

區塊鏈

在一個名為Building Blocks的計劃的幫助下,約旦是一個基於區塊鏈的難民營的所在地。  這一計劃成立於2017年初,幫助世界糧食計劃署(WFP)向該國10萬多名敘利亞難民分發現金以換取糧食。 麻省理工學院技術報告所述,如果該項目成功,它可以推動聯合國姐妹機構及其他機構應用區塊鏈。

阿曼

Oman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無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是

監管

加密貨幣在阿曼似乎沒被禁止,也不被允許。 2017年12月,阿曼中央銀行(CBO)董事會告誡 公眾,他們不為加密貨幣投資遭受的任何損失負責,並提醒說,該國沒有政策或指導方針來規範該行業。

區塊鏈

阿曼一直以來都對區塊鍊表現出濃厚的興趣。 例如今年5月,一家名為Blockchain Solutions and Services Co.(BSS)的政府所有實體宣布成立。據其官網信息(截稿時已不可用),BSS正在與阿曼銀行協會、國家機構和當地企業合作,為國家數字化進程制定框架。

此外,該國的BankDhofar加入了 BankChain,這是一個國際銀行社區,專注於區塊鏈解決方案的研究和開發。

巴勒斯坦

Palestine

加密貨幣法律框架 已計劃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否

監管

2017年5月,巴勒斯坦金融管理局(PMA)負責人Azzam Shawwa向路透社 表示,他們計劃在五年內推出該國自己的虛擬貨幣“巴勒斯坦鎊(Palestinian pound)”。

據報道,該倡議旨在保護巴勒斯坦免受以色列的潛在入侵,因為該國目前沒有穩定的貨幣,還是在依賴歐元、美元、以色列謝克爾和約旦第納爾。

根據1994年巴黎議定書協議,PMA是中央銀行,但沒有能力發行貨幣。 該文件還建議使用謝克爾,並給予以色列對巴勒斯坦貨幣的有效否決權,Shawwa解釋道:

“如果我們印鈔,為了進入本國,總是要通過以色列人的許可,這可能是一個障礙。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想進入這一行業。“

黎巴嫩

Lebanon

加密貨幣監管框架: 無

願意在國家層面探索區塊鏈: 否

監管

2013年12月,黎巴嫩成為中東地區第一個就加密貨幣交易發布公告的國家,主要是因為波動性、AML和KYC問題。

2017年10月,黎巴嫩央行Banque du Liban(BDL)行長Riad Salameh重申了這一態度,表示BTC和其他虛擬貨幣是“不受管制”的商品,應禁止使用。 此外,他說加密貨幣作為國家貨幣是很弱的,因為它們只是“商品”。

區塊鏈

關於黎巴嫩現有區塊鏈基礎設施的信息很少。9月份,總部位於美國的區塊鏈創業公司ConsenSys 宣布將於10月17日開始舉辦為期5天的區塊鏈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