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積極監管到龐氏騙局:美國國會加密貨幣聽證會有何劇情?

7月18日對於加密貨幣行業可以說是非常重要的,因當天分別舉行了兩場關於該行業的美國國會聽證會:一場由眾議院農業委員會召開,另一場由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召開。

兩場聽證會表達了完全不同的情緒:後者表示了關於加密貨幣領域的十分保守的情緒(幾乎強制要求全面禁止),而前者似乎更加積極,因專家委員會向監管機構提供了其總結的關於該行業的考量事項。這裡我們更關注眾議院農業委員會聽證會。

與會人員

聽證人小組由6名業界代表和學者組成:

Joshua Fairfield:數字財產專業、電子合同、大數據隱私和虛擬社區專業法律和技術學者。 William Donald Bain Family法律教授。

Amber Baldet:Clovyr初創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公司主要經營一個去中心化的的應用程序商店。 摩根大通卓越區塊鏈中心(BCOE)前任主管。

Scott Kupor:美國私人風險投資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管理合伙人。

Daniel Gorfine: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一個分支機構LabCFTC的主管,該機構旨在促進“負責的金融科技創新”。

Gary Gensler: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高級講師。Christopher Giancarlo的前任,現任CFTC主席(又名“加密貨幣之父-crypto dad”)。高盛前財務部聯合主管。

Lowell Ness:國際律所Perkins Coie LLP的管理合伙人。

國會在加密貨幣領域的“既得利益” : 開場白 

眾議院農業委員會的聽證會題為“加密貨幣:數字時代的新資產監督”,由德克薩斯州第11屆國會選區共和黨代表Michael Conaway主持。在聽證會開始之前,他發表了以下聲明:

"本次聽證會將闡明數字資產的前景和這一新資產類別面臨的監管挑戰。委員會願意促進任何商品的市場發展,包括通過新技術產生的商品。"

因此,Conaway從一開始就對加密貨幣表達了一種相當積極的態度,他也解釋了眾議院農業委員會對這個課題充滿好奇的原因:

“(我們)在塑造和構造證券的定義方面有既得利益,因為其直接影響商品的定義。

以下是從聽證會總結的關鍵觀點和論證。

數字資產監管狀態可能不穩定

Gensler和Fairfield兩位學者都提到了困擾美國監管機構的主要問題:什麼是比特幣?目前,不同的美國機構對數字資產看法不一:例如,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將其視為證券,而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則將其視為商品。

聽證人提出數字通證的法律地位實際上是不確定的:當在其發展的“運作前”階段面世時 ,即在ICO期間,這時的銷售就是一個投資合同,因此是受到SEC法律領域監管的證券。

此外,當加密貨幣通證生成並在去中心化網絡中被使用時,其便作為商品而與CFTC相關。這可以解決以太坊的困境:去年春天,傳聞稱該通證將被歸類為證券。然而這樣的話,其在之前幾年舉行的ICO將被視為非法(因為它當時未在SEC註冊),整個資產將受到連累,這是Gensler認為對該行業不利的情況。

這名前CFTC主席隨後提出,目前現金-加密貨幣市場的狀態類似於“沒被開發的土壤”,CFTC可能需要更多的權力和資源來應對挑戰。他認為,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可能需要2-4年才能解決ICO領域“數以千計的”“不合規”因素。

Fairfield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建議取消SEC應用有70年歷史的Howey Test來確定其管轄權範圍的做法:

"Howey test可以合理對待加密貨幣嗎?我認為我們應該更全面的考慮該科技能帶來的利弊。看看社區是如何使用它的,然後進行監管。 ”

Ness of Perkins Coie律所表示過度擴展加密貨幣分類可能會對加密貨幣領域帶來嚴重阻撓,其現在已發展到以“軟件的速度傳輸價值”。

“比特幣是執法機構最好的朋友”

當委員會成員表達他們對加密貨幣在非法活動方面的擔憂時,Andreessen Horowitz的Kupor認為“比特幣是執法機構最好的朋友”,因為匿名交易最終可以通過分析區塊鏈流量的情報工具來進行追蹤,區塊鏈一個以透明度為特徵的的分類賬。

“比特幣其實是最不適合洗錢的工具,因為每筆交易都是被註冊和(記錄)的。”

同樣,Ness還提到了“被指控的俄羅​​斯黑客因使用比特幣而被捕”,細則是最近的一場訴訟,十二名俄羅斯國民使用加密貨幣來支持“干涉”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

儘管區塊鏈技術還不成熟,但其作用是引人注意的

Fairfield強調“區塊鏈技術的潛在價值是可觀的”,並概述了該技術在不同領域取得成功的七個例子,包括:公司戰略,即時和國際支付,數字化證券,安全交易和儘量降低重大選舉後面臨另一場國際醜聞的風險。

摩根大通卓越區塊鏈中心的前負責人Amber Baldet在演說中也談到了這項技術,不過他提醒到區塊鏈還不夠成熟,無法成為每個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案,包括投票在內:

“在電子投票方面,我們要格外謹慎,我們還沒做好準備處理計算機科學和協調的複雜問題。”

去中心化並不是主流應用的主要問題

聽證人還小組討論了去中心化問題,這一問題總是困擾大規模應用和監管。然而,正如專家所建議的那樣,其實沒有實質性的障礙:Gensel稱這項基礎技術的去中心化是“天生有諷刺性的”,該行業其實恰恰集中在少數人手中:即主要中心化的交易所,例如Coinbase。

同樣,LabCFTC的Gorfine指出,雖然加密技術允許P2P交易,但“大多數活動都是通過可以實施AML和KYC的中介機構來實現“。

議員Conaway總結道: 

"就讓那些愚蠢的不法分子使用比特幣吧,這樣最好。(諷刺意味)"

財政自主和包容:國際經驗

Amber Baldet認為,美國市場仍未受到大面積監管,並指出應該看到其他國家對該技術的監管。她以馬耳他和瑞士兩個“加密貨幣之谷”作為積極應用的主要案例,並提到了一些儘管沒有引領區塊鏈技術的國家在該領域的計劃,例如阿富汗,其數字公民基金(Digital Citizen Fund)的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Roya Mahboob,讓超過9000名阿富汗婦女和女孩得以參加教育項目。

懷疑態度

共和黨議員Collin Peterson似乎不太相信加密貨幣。 “加密貨幣難道就是憑空生財?”,他一度反問到。

然後他繼續強硬地將加密貨幣領域與“龐氏騙局”進行比較,並質問比特幣的價值是什麼。前CFTC主席Gensler表示:

“黃金背後其實也沒什麼支撐的...其背後其實是一種文化規範,幾千年來我們就是喜歡黃金而已...我們將其作為價值貯藏手段,而比特幣是一種現代形式的數字黃金。這是一種社會構念。”

不應草率做出監管決定

雖然聽證會的總體基調錶明積極監管(或者像Gensler提到的“更清晰”,而不是過於嚴厲的監管)將有助於行業蓬勃發展,CFTC的Gorfine認為政府應該避免草率決定:

"儘管許多人都想要明確的監管出台,但其實草率的決定是沒有意義的,會產生意外的結果或者無法完善對新產品和模型構造的細節。"

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聽證會:呼籲禁止加密貨幣,CBDC是最 “差金融理念之一” 

該聽證會對加密貨幣行業沒有積極表態,由於美聯儲主席Jeremore Powell認為加密貨幣“對投資者來說很危險”,國會議員Brad Sherman(曾稱加密貨幣為“騙局”)甚至建議“禁止美國人購買或挖掘加密貨幣”,而R Street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Alex Pollock則表示“央行數字貨幣是近期最糟糕的金融理念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