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且無縫:跨境支付市場的競爭

跨境支付業務的競爭最近異常激烈。目前,向行業老大SWIFT國際支付系統發起挑戰的金融科技機構中,Ripple Labs及其為機構銀行業設計的各種產品成為主力。9月的第一周出現了改變遊戲規則的新聞,即IBM宣布推出其DLT支持的支付系統Blockchain World Wire(BWW),涵蓋測試版到即用產品。

該全新的金融系統建立在Stellar區塊鏈上,將提供基礎設施以“幾乎實時”地實現跨境支付交易的清算和結算,同時通過從交易流程中剔除第三方中介來降低交易成本。IBM支持的全球金融解決方案覆蓋面十分廣泛,該公司聲稱將參與全球約60%的交易系統,這為BWW提供了一個巨大的啟動平台,立即將其推向這一在2020年規模有望達到2萬億美元的行業的頂端。

IBM和Stellar於2017年10月首次聯合開發跨境金融解決方案,當時兩家公司公布了一項計劃,擬與新西蘭的支付網絡KlickEx一起為南太平洋地區建立交易基礎設施。在Big Blue與Veridium Labs合作協助各公司在分布式賬本上追蹤碳排放時,5月又出現了IBM和Stellar區塊鏈高調合作的消息。7月,IBM最終宣布與金融服務提供商Stronghold合作推出Stronghold USD,這是一款在Stellar網絡上運行的美元掛鈎穩定幣。7月的這一舉措成為了Blockchain World Wire系統的重要內容,雖然當時該系統仍處於開發狀態。

BWW的工作流程

這一新的支付系統機制非常簡單,且取決於橋樑資產(bridge asset)這一概念,這是網絡資產的一種載體,可以被轉換為交易雙發的任何法定貨幣。當兩家金融機構就一項支付進行談判時,他們“同意使用一種穩定幣、中央銀行數字貨幣或其他數字資產作為任何兩種法幣之間的橋樑資產。”儘管從這一陳述來看,橋樑資產的選擇不止一種,但Stronghold USD的推出暗示了它才是能夠成為Blockchain World Wire交易主要載體的穩定幣。

IBM還強調,新的金融系統的構建旨在通過其API與現有支付系統無縫集成,因此銀行不必為了使用這一系統而全面更換硬件。一旦發送方的法定貨幣轉換為代理數字資產,系統立即將其轉換為接收方法定貨幣的相應金額。之後,所有交易細節和結算指令都被記錄在分布式賬本上。

為了儘量全面吸引機構客戶,IBM的營銷團隊謹慎地在腳註中指出“對於那些有意避免使用數字貨幣的群體,IBM也提供了替代解決方法”,但沒有定義具體的對象。

自有通證的重要性

大型企業銀行的交易服務此前曾一直是Ripple的“地盤”,而在涉足這一領域之前,Stellar的任何成果都逃不掉被拿來與其前輩們比較。 Ripple和Stellar協議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同一個人定義的,即Stellar目前的首席技術官Jed McCaleb,因此它們也有許多共同的設計特徵。然而,與Ripple不同,Stellar完全是開源的,不依賴任何公司實體。在Ripple長期以來主要被認為是銀行的解決方案提供商時,Stellar已經作為個人支付網絡名揚在外。

Ripple在去年年初上升至按市值排名第三大的加密貨幣,不難猜測,這主要是因為其不斷向金融機提供服務的成功。Ripple獲得的最大交易包括為桑坦德銀行(Santander)提供外匯服務,以及為61家日本銀行組成的財團搭建的支付應用程序。

然而,幾項重大勝利也帶來了重要的警醒:兩者都基於名為xCurrent的技術,而根本沒用到自有通證瑞波幣(XRP)。與此同時,使用瑞波幣的產品xRapid,應用率表現平平。包括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和速匯金(MoneyGram)在內的幾項主要匯款服務在今年宣布,其將開始在交易中測試xRapid。幾個月後,西聯匯款首席執行官Hikmet Ersek表示,該解決方案並沒有顯着降低交易成本,並且“還是特別貴”。xCurrent和xRapid的性能差異導致一些批評者認為瑞波幣一點用也沒有。

因此,IBM和Stellar在Steller區塊鏈上的跨境交易中使用新創建的穩定幣,似乎是明智之舉。這樣一來,他們將保留圍繞Stellar恆星幣形成的“瑞波幣以人為本(XRP for the people)”的精神,並明確劃分Stellar分布式賬本的企業和社區用途之間的界限。當然,還有更直接的、更實際的考慮因素。IBM區塊鏈部門主管Jesse Lund在一篇博文中指出

“波動性和內在風險意味着,大多數金融機構都對把加密貨幣用於主流商業交易的基礎而持謹慎態度,有些國家甚至完全將其禁止了...穩定幣的 ‘穩定性’ 可以作為改進整個國際銀行運行的主力,為銀行大幅更新核心銀行和合規基礎設施提供創新手段,也有助於提高運營效率和監管透明度。”

競爭加劇

基於穩定幣的Blockchain World Wire與Ripple比特幣來是否有競爭優勢,還有待觀察。然而,目前能看出來的一個明顯優勢,是IBM長期以來作為傳統交易系統的主要基礎設施提供商的這一穩固地位:說服現有客戶採用新技術的成本將遠遠低於開發新技術的成本。

從目前對Blockchain World Wire的了解來看,該系統的設計和功能直接與Ripple的xRapid系統相媲美,爭奪全球銀行的青睞。儘管缺乏信息以比較兩者的性能,但從一些一般產品功能上,也許能確定BWW進入市場並且加劇競爭的潛力。除了上文提到的良好的應用基礎之外,IBM的解決方案看起來也很有吸引力。xRapid僅使用XRP通證作為橋樑資產,而Blockchain World Wire則擁有一系列選項,這可能會使該系統向許多有益的集成和合作夥伴關係打開大門。

也就是說,目前尚不清楚金融機構何時能通過使用IBM的新產品受益,因為該產品還沒進行實地測試。相比之下,xRapid已經出現有一段時間了,現在正在與匯款行業的一些主要機構開展相關測試。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跨國界、區塊鏈驅動的金融服務市場中,想實現Ripple和BWW兩家的寡頭壟斷是不太可能的。6月下旬,阿里巴巴的金融公司螞蟻金服推出區塊鏈匯款解決方案,以完成香港與菲律賓之間的跨境交易。與此同時,日本科技巨頭GMO正在為其新的網上銀行服務搭配區塊鏈驅動的交易系統。上文提到的這些平台以及其他新興平台可能會形成一些地區優勢,但未來全球範圍內的競爭將非常激烈。

Blockchain World Wire的首次公開演示將於10月底在悉尼舉行。這一演示必定會充滿象徵意義地在Sibos--由SWIFT主辦的全球金融業年度峰會上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