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加密貨幣支撐的法幣:科幻小說還是缺失環節?專家觀點

在我們的專家觀點欄目中,來自加密貨幣行業內外的意見領袖們會表達自己的觀點、分享各自的經驗並提供專業意見。專家觀點涵蓋一切,從區塊鏈技術到ICO融資再到徵稅、法規和經濟不同領域對加密貨幣的採納。

如果您想為專家觀點供稿,請發送您的想法和簡歷至george@cointelegraph.com

自1971年和金本位制度結束至今,法定貨幣已經統治了世界。經濟學會了如何使用和濫用法定貨幣體系,而央行也沒避免廣泛使用印鈔機。1971年前,中央銀行不得不擁有大量的黃金儲備,或最接近的替代品,即美元 ,因為貨幣與一定數量的黃金掛鈎。取消黃金標準的其中一個理由是經濟增長受到央行無力增加貨幣供應和創造信貸的限制。因此取消了金本位。

然而即使到了今天,世界上大部分黃金仍由中央銀行所有。全球各國央行共擁有33000噸黃金,相當於1.6萬億美元。諷刺的是,儘管這些央行擁有黃金作為貨幣受到攻擊時捍衛貨幣的價值儲備,但這些央行大多無法獲得自己的黃金。確實,央行所擁有的黃金通常儲備在美國或英國,大部分是歷史原因,而要轉移這些黃金也相當複雜。有意思的是,在過去5年裡,央行已經開始要回他們的黃金以重新掌控自己的份額。

Global Foreign Exchange Reserves

過去十年中,中央銀行已經大大擴大了他們擁有的資產範圍,而不僅限於黃金和其他法定貨幣。他們實施了旨在刺激經濟的量化寬鬆政策。這些政策導致他們獲得數萬億美元的主權債券,公司債券,以及更令人驚訝的股票。經過這種龐大的資產負債表擴張,日本銀行已成為日本公司的最大股東,而瑞士國家銀行在2017年全球股價上漲後錄得利潤達5500億美元。

中央銀行尚未添加到其投資組合中的一類資產是加密貨幣。儘管政府不太可能放棄法定貨幣並放棄其賦予的權力,然而加密貨幣和法幣還是有一種方法能夠發生關聯,即中央銀行購買如比特幣之類的加密貨幣。他們可以像使用黃金一樣使用加密貨幣作為價值儲存,但加密貨幣提供的價值主張非常不同。

一個透明的系統

當人們想要評估中央銀行的儲備時,就必須相信中央銀行說他們的儲備是什麼。中央銀行自己必須相信存儲在紐約或倫敦金庫中的黃金存在,並且相信自己能夠在需要時拿回黃金。這意味着在審查中央銀行的黃金儲備時必須信任多方。另一方面,有一個相對較新的資產類別可以完美地以無信任和透明的方式擁有和披露資產:加密貨幣。

例如如果一個中央銀行決定開始投資比特幣,那麼它可以發布其錢包地址,每個人都能看到它擁有多少BTC。這些BTC隨後可以用來穩定貨幣,就像中央銀行目前用黃金和其他法定貨幣做的那樣。 這個中央銀行的部分法定貨幣將有效地受到加密貨幣的支持。

擁有如此大量的比特幣意味着無論誰控制這個錢包的私鑰,都無疑會成為犯罪分子的目標,或面臨試圖竊取BTC的誘惑,但也有避免的方法。雖然第三方公司可以擔任中央銀行擁有的BTC的託管人,但這意味着要再次回到必須信任由第三方存儲資產的舊系統。確保沒有人能夠獨立偷走屬於中央銀行的BTC的一種方法是將其存儲在多簽名(MultiSig)錢包中。每個對外交易都必須由中央銀行行長、財政部長,以及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際結算銀行等外部方來簽署。為了證明中央銀行可以使用自己聲稱錢包中所有的BTC,它可以定期發起一個小型交易或者向比特幣區塊鏈發送簽名信息。 這樣,每個人都可以看到1)中央銀行錢包中BTC的數量,以及2)中央銀行能控制其錢包。

對未來的賭約

儘管過去12個月價值顯著增長,但加密貨幣仍然非常不穩定。不穩定是因為還處於初期,投資者一直在試圖弄清楚他們獲得成功的可能性。假設比特幣的可比數據是黃金和美元,那麼比特幣的成功概率目前定價為百分之一至百分之二(比特幣市場總值除以所有開採的黃金或除以美元M2貨幣供應量)。

假設比特幣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成功變成全球貨幣或全球價值儲備,那麼考慮投資一個特定中央銀行的外匯儲備的百分之一就不算荒謬,正如加納一位知名銀行家幾個月前提出來的一樣。

加密貨幣完全取代法幣不太可能,正如電子郵件並沒有完全取代常規郵件一樣,但貨幣的兩種方式將學會共存和共同發展。加密貨幣正如離開瓶子的精靈,不可能再回去了。中央銀行投資加密貨幣可能是在兩個世界之間架起橋樑的第一步。

文中觀點和看法僅代表作者自己,不一定代表Cointelegraph或世界銀行。

Vincent Launay 是華盛頓特區世界銀行的一名金融分析師。他擁有巴黎HEC金融碩士學位和特許金融註冊師頭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