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nation, Liberland, Puertopia想通過加密貨幣實現獨立運行?單靠加密貨幣恐怕不夠

自從2014年7月“去中心化無國界自願機構”Bitnation成立以來,越來越多的創業公司和組織一直試圖把加密貨幣當作一個從頭開始建立全新商業組織的機會。

無論是內陸的Liberland還是海上的Floating Island浮島項目,他們都採用加密貨幣和區塊鏈作為組織人們生活,互動和工作的基礎。即使從不同的角度解決同樣的基本問題,他們將加密貨幣的去中心化認為是獲得更多的主動權,提高效率和透明度的潛在途徑。

然而,儘管這些項目中的許多都在火熱開展,但幾乎所有都遇到了類似的障礙。區塊鏈有技術限制,不僅如此,意料之中各國政府也施加了阻力,也許各國政府不希望完全由數字貨幣支撐國家。

融資,產品,服務

浮島項目(Floating Island Projects)是最近潛在Crypto-nation中最受媒體關注的。最初由Seasteading Institute(該機構於2008年成立,由Peter Thiel早期投資)於2013年宣布,其目標是在法屬波利尼西亞及其周邊地區建立無限數量的漂浮城市,建立第一個城市的目標年為2022年。

5月份,該項目的進一步細節公布,Seasteading Institute(SI)透露,其首座島嶼將容納300間房屋,並使用其自己的加密貨幣Varyon(VAR)。

Blue Frontiers(負責通證業務的Seasteading Institute分支機構)的聯合創始人Nicolas Germineau向Cointelegraph表示:

"Varyon將最終作為支付通證項目募資並在法屬波利尼西亞的Seasteads生態系統中得到應用。之後在我們擴建到其它地區和建立相關合作時其也會派上用場。"

儘管Blue Frontiers計劃將“Varyon作為Seasteads之內和周邊的可用貨幣”可能意味着VAR將構成該項目金融體系和經濟的基礎,但Germineau確認VAR實際上不會是島上或其它類似項目所接受的唯一貨幣。

“應該注意,我們不會強迫第三方之間使用Varyon進行交易,即便是在我們的SeaZone之內,”他說, “對我們來說,設立具有其自己優勢Varyon是很重要的,而讓其被大眾接受,使其能作為交易介質的責任在Blue Frontiers身上。”

加密貨幣,干擾,稅務

換句話說,加密貨幣實際上對於浮島項目的日常運作並不是不可或缺的,而該項目在理論上可以在沒有VAR的情況下運行。不過該項目正在使用數字貨幣,以通過傳統投資無法實現的方式啟動並增強資金募集,這在其他“Crypto-nation”項目中很常見。

例如,Liberland是一個位於塞爾維亞和克羅地亞之間一個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的國度。這是由於兩個巴爾幹國家(源於20世紀90年代的南斯拉夫戰爭)之間的領土爭端而形成的微小國家。創始人Vit Jedlicka在2015年4月對該領土發出要求。但是自那以後,克羅地亞當局打擊這位前捷克政治家和他的新國家公民,'總統Jedlicka'本人於2015年5月因企圖進入新國家而被捕且罰款。

考慮到克羅地亞對Liberland的干擾(這一點並未得到其他國家的承認),通過法幣(如克羅地亞庫納)接受稅收(這是自願的)不會是個好主意,而且難以捕捉的加密貨幣更為可取。

Sol,也被稱為Puertopia,是一個相似的案例。這是由加密貨幣企業家Brock Pierce和他的幾位加密大亨在2017年底于波多黎各聖胡安創建的一個'加密貨幣烏托邦'方案。根據Sol在紐約時報上發表的一篇被高度引用的報道,“Sol”(或更確切地說波多黎各)的吸引主要來自其非常寬鬆的稅收制度,作為美國領土不徵收資本利得稅,也沒有聯邦所得稅。

因此,像Pierce這樣的富有投資者可以在不向中央政府交出太多(或任何)資金的情況下居住在Sol,他們計劃建立以比特幣為中心的閉環經濟體可能是對此的延伸。

正如Sol的居民,區塊鏈應用程序BLOCKv的創始人Reeve Collins在2月份的所表示的:

"我一點兒也不想交稅 […] 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不再由國王,政府或上帝來創造貨幣。”

來自自由主義者的觀點

避免納稅或逃避現有國家的管轄權的意願,高於想要實現貨幣和/或財政獨立,而上升到更深的層次。對於上述大多數項目來說,自由主義的政治價值觀起着指導作用,儘管這些價值觀仍有待討論,但他們認為財政主權和自由貿易是一個國家能實現的最大財富。

從浮島項目開始,除了接受來自自由主義者Peter Thiel的早期資金,並由Patri Friedman(經濟學家Milton Friedman的孫子)創立外,Seasteading Institute的董事總經理Randolph Hencken也表示過:

"這背後的哲學是,與意識形態、政治、政論相比,我們可以通過科技和創新更好的實現一切."

相似言論也由Liberland的 Vit Jedlicka在二月談及過:

"這麼多年我都在捷克共和國爭取降低稅負和減輕監管,但我突然意識到,建立一個新的機構要比修改更容易。”

 Free Society Foundation的自由主義者/加密貨幣投資人Roger Ver和Olivier Janssens於2017年9月也有類似的發言。 其公開宣稱,目標是“建立一個基於自由主義原則和自由市場的法治規則”,雖然它沒有概述如何利用加密貨幣來實現這一目標,但Ver曾暗示ICO可能是一個途徑。 他當時在接受採訪時說:

"感謝加密貨幣提供了能讓全世界感興趣的人一起募資的途徑。"

來自政府的干預

不過,提到Free Society Foundation's的潛在ICO計劃,就不得不提到該項目面對的阻撓,Ver在同一個採訪中承認:

“我們正在計劃 ICO,但監管部門目前並不放行 .”

監管機構 - 或更確切地說是政府 - 也可能阻礙了Foundation的主要目標。儘管9月份其表示“政府的興趣遠高於最初預期”,但迄今為止還沒有其購買土地的最新進展,Foundation沒有對我們的評論請求做出回應。

除了受到干擾的Liberland之外,政府的敵意或無所謂態度最終可能會阻礙浮島項目的進展。儘管2017年1月與法屬波利尼西亞簽署了諒解備忘錄(MoU),但該法國地於今年2月與項目脫節,當時Facebook的一篇文章指出,諒解備忘錄已於去年年底過期。因此,它將不再與Seasteading Institute合作開發任何浮島的“特殊管理框架”,並可能最終完全抵制這些島嶼的計劃。

Crypto-nation將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是可擴展性。但他們都對其表示樂觀,即使是像浮島一樣使用以太坊區塊鏈(其由於去年的電子遊戲事件名譽受損)的項目,Nicolas Germineau向CT表示:

“可擴展性是整個以太坊社區都面臨的挑戰。權益認證算法到鏈下解決機制都在逐步解決這一問題。 我們對以太坊發展社區和其創新能力都很有信心,相信他們能攻克所有挑戰。 ”

和平過渡?

一個可能不會受到政府阻撓的的Crypto-nation,一個不對任何特定領土提出要求的組織:Bitnation,它於2014年7月成立,是“世界第一個去中心化無邊界自願機構”(DBVN),它提供一系列基於區塊鏈的治理服務(例如公證人,身份證,婚姻),最終旨在為這些服務創建一個具有競爭力的全球化市場。

雖然其首席運營官James Fennell Tempelhof去年告知Cointelegraph,“國家不會輕易將(權利)”拱手讓給區塊鏈替代方案,但有趣的是,Bitnation在2017年5月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Netexplo論壇上贏得了大獎Grand Prix,理由是其難民緊急響應項目,該項目於2015年9月開始在比特幣區塊鏈上開放難民身份註冊。

聯合國機構頒發的這個獎項表明,世界各國政府確實看到一些區塊鏈平台可以承擔他們的某些功能。如果他們給予像Bitnation這樣的加密機構項目足夠的空間,這些項目最終可能會實現更多,(Bitnation的首席執行官和James的妻子)Susanne Tarkowski Tempelhof在2016年肯定地說,“我們需要在核心職能-安全和管轄權上做得更好“。

當然,這種轉變無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傳言稱某個加密貨幣交易所正在規劃自己的自由機構,未來基於區塊鏈的國家可能會變得非常有趣。這將不得不與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持久力量相抗衡,也必須面對關區塊鏈可擴展性的問題,但近年來他們採取的各種形式表明它們可能會在此過程中引發出許多想法和革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