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披薩男: Laszlo Hanyecz解釋了為何他仍然是比特幣的死忠粉

Laszlo Hanyecz是一個住在美國弗羅里達州的程序員,為在線零售公司GoRuck工作,你要是覺得他沒名氣那可就錯啦,2010年5月22日Hanyecz靈機一動用10000個比特幣在Papa John's買了兩個披薩,八年後大家開始慶祝這個日子為披薩節。

但是這個買賣還牽扯到另外一個人: Jeremy Sturdivant, 又名Jasco, 也參與到了那第一場比特幣披薩買賣中,他收了那10000個BTC並把它變成了兩個披薩。

自從這場史上首次有記錄的比特幣購買實物交易以來,該貨幣的使用案例開始上升,現在客戶可以用比特幣進行房地產交易,在線購物,機票預訂,當然,還有披薩。

本周Cointelegraph有機會採訪到了Laszlo 和 Jeremy,詢問了他們對比特幣的觀點,如何看待“比特幣披薩”留下的傳統以及他們最愛的披薩口味。

Cointelegraph: 您可能經常會被問到這個問題,但我還得問。現在10000個比特幣已經差不多值8000萬,您會不會後悔用那10000個比特幣買了兩個披薩?

LH: 你知道的,我並不後悔。我能用那種方式成為比特幣早期歷史的一部分,這簡直太棒了,人們知道了這個披薩的故事,太有意思了,大家肯定會想,“我的天啦,你花掉了所有的錢!”而我當時在論壇上給人提供一些技術支持就存了點比特幣在我的蘋果電腦上,我當時還做些別的,修復漏洞這類的有的沒的,我當時就想讓人們真正使用比特幣,而買披薩就是方式之一。我完全沒想過會有這樣的轟動,但人們肯定是喜歡這樣的故事的。

CT: 您在日常生活中會使用比特幣嗎?

LH: Yeah, 會用, 我會儘量用。這麼多年我用它買了很多東西,我也玩兒過比特幣軟件和類似的東西,但我希望把這個當成是興趣。

但我還沒有在面對面付款中使用過比特幣,大部分都是在線交易。我喜歡注意這些事情,希望能在線參與。但是面對面這種,我就覺得不是很靠譜。經常會受挫,咱們的目標就是希望比特幣比現在這種狀態要好,對吧?

CT: 你最喜歡的加密貨幣是什麼?

LH: 比特幣! [笑聲]

CT: 你最喜歡的披薩是什麼?

LH: 披薩?我喜歡Supreme.

CT: 您在第一個披薩節的原始帖子裡把自己想買披薩的衝動比喻為酒店早餐盤。那您理想的酒店早餐盤是什麼樣的?

LH: 哦,我不知道哦。我喜歡雞蛋,培根,煎餅-你知道,就是那些常規的東西。

仔細想想 -我做這個比喻是因為-我想象着那種經歷,就是拿起電話說“喂,送份早餐到123號房”,而我就從賬戶付款,等食物送過來-我不在乎他們是怎麼做到的。無論是承包商,還是Papa John's,還是誰給我送過來。我就想明確一點,我要的不是Papa John's的禮品卡,也不要Domino積分,或者類似的東西。我要吃的,我就想用比特幣買吃的。因為如果我能用它買吃的,那它就和任何其他的錢沒有區別了,對不對?食物是基本必需品,如果能用比特幣買吃的,那我就能靠比特幣生活。

CT: 您現在的工作還和加密貨幣有關嗎?

LH: 我並不想把這個當成主業,對我而言更像是副業。我知道解釋起來比較怪,但我覺得這樣對我來說更有意思,比起“Oh,咱們搞點加密貨幣產業 ”這樣朝九晚五的工作更有意思。我不想和那些搞騙局的傢伙們同流合污。

而最近我自己在工作時,會說服人們接受比特幣,而作為一個開發員,我把它併入到了我們網站。我們想看看會怎麼樣。他們對此都很期待,期待我的工作成果。所以正在嘗試。我現在有點把興趣和工作結合的意思,所以如果能達成那就太酷了。

CT: 您有沒有想過用除比特幣之外的任何其他加密貨幣購買披薩?

LH: 我喜歡比特幣。最先只有比特幣時我就進了圈子,對我而言,其他山寨幣或者你們稱的其他幣,那些90%都是山寨的比特幣,改了改logo,或者別的而已。我對那些都不敢興趣,我只對比特幣感興趣。

CT: 您最先用比特幣買了披薩,您覺得這個有沒有直接影響到後來您可以用比特幣買披薩和其他食物?

LH: 我覺得還是有幫助的。但我也認為我沒做,其他人也會做。可能不是買披薩。但我認為比特幣註定會成長。那個時候我還並不完全了解比特幣,我當時才玩了幾個月,才知道怎麼挖礦,實際上我寫出了第一個GPU礦機,當時花掉的比特幣就是挖礦得來的。

CT: 您覺得現在人們用比特幣買披薩還現實嗎?

LH: 如果現在人人都用比特幣買披薩,那是做不到的。嘗試之後人們會發現這樣的交易得不到確認,就會失去興趣。這就和我們現在的處境一樣,對吧?

12月份,人人都說“比特幣,比特幣,比特幣”接着就是“天啦,我的交易都已經掛了12個小時了,怎麼搞的,這玩意爛透了!”人們接着才會了解市場交易費用的扣取和其他東西,我覺得很有趣,雖然我不知道將來會怎麼樣,但是現在觀察起來真的很有意思。

CT: 要怎麼做比特幣才能得到更廣泛的使用呢?

LH: 我知道你們網站報道了我做的閃電披薩。我就覺着吧,這種事情,就是閃電網絡或類似的東西成為主流、讓人可以使用。我覺得到了那個時候,面對面使用比特幣會更有意思。

CT: 為什麼您會認為閃電網絡能讓比特幣更加主流?

LH:閃電網絡並不完美,也有缺點,可能會以別的方式濫用,但這個朝正確的方向踏出了一步。對我來說,如果類似閃電網絡的東西能發展起來,那麼我覺得所有的在線零售商都會直接換成這個,因為沒有人想用萬事達卡,Visa和貝寶。

我覺得閃電網絡絕對是目標,它能帶給人們更多的實用性,因為它真的支持即時付款,比特幣付款沒有這麼快。如果你接受零確認付款,那麼你的方法就不對。當然如果你希望能擴大人和人之間的信任這樣也行,因為信用卡是同樣的東西,你今天得到的僅僅是承諾而已,實際上你還沒有得到貨款。一些行業可以接受這種,但這個並不是比特幣的精神,你不應該相信任何人,你應該可以說“嘿,我有這個比特幣,這個就是加密的證據”。閃電網絡還可以帶給我們隱私,而人們今天誤以為自己擁有的隱私其實是不存在的。

CT: 在您家吃“閃電披薩”的照片中, 您的孩子穿着“I <3 Bitcoin”T恤。您會教育孩子們關於比特幣的東西嗎?

Photo

圖片來源: Laszlo Hanyecz 2月25日發表在Lightning-dev mailing list上

LH: Liam7歲是我兒子, Amy9歲是我女兒。他們有自己的錢包,他們擁有大概零點零零一個比特幣。我告訴過他們怎麼樣上GDAX。剛剛我還在他們電腦上添加書籤,這樣他們可以隨時查看價格。我也向他們展示過怎麼靠價格波動把這點比特幣增多。

我花時間解釋過比特幣,他們就說:

- 爸爸,你在幹啥?

- 比特幣.

- Oh, 啥是比特幣?

我的孩子們都還太小了,我還不能解釋市場調節作用和這些東西給他們,但他們知道的越多越好,他們也知道比特幣是好的,而我和比特幣相關。我會想辦法讓他們學習,我覺得等他們再大點,我再教他們更多技術上的東西。

Jasco – 靠賣兩個披薩就賺了10000個比特幣的人

Cointelegraph還採訪到了 Jeremy Sturdivant, 又名 Jasco, 也參與到了那第一場比特幣披薩買賣中,他收了那10000個BTC並把它變成了兩個披薩。Sturdivant告訴 CT 他把Hanyecz當時僅值幾百美元的BTC變成了法幣,說他在日常生活中“某種程度上”還會使用比特幣。

“做獨立承包工作會涉及到各種金錢方式,我也用比特幣、萊特幣甚至狗狗幣付過款。但是本地零售店並不接受,所以我經常會用這個進行交易或在線購買來自【...】Steam, Humble store,和其他接受比特幣的電子遊戲零售商的服務,我有很多時間來打遊戲。當然,我Steam圖書館裡很多東西都是用比特幣買的。”

被問到他所擁有的比特幣最大金額時,Sturdivant 估計約為40000個,都是挖礦和早期交易得來的:

“我從未把比特幣當成一種投資,當然回頭看來我可以輕易說‘我當年本來可以變成百萬富翁’,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回到當年披薩交易時的心境,不是為了獲得投資,而是使用一種貨幣形式。如果我僅僅是尋求囤幣,那我很可能不會在對的時間出現在對的場所了。”

Sturdivant 還說他還在持續用比特幣,萊特幣(LTC),以太坊(ETH)等加密貨幣買賣披薩。他喜歡加肉和紫洋蔥的披薩,儘管“有爭議,我很喜歡‘夏威夷風味’的披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