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去中心化的7大傳說

本文觀點來自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telegraph.com

區塊鏈和去中心化已成為加密貨幣行業的熱詞。區塊鏈技術應用可以創建一個所有用戶平等的網絡,且信息分布在世界上無數的計算機上。去中心化對銀行和其他商業機構而言具有特別的價值,因為它讓安全性和透明度的概念提升了一個新的維度。

Emin Gün Sirer教授於2018年2月進行的一項研究表明,以太坊的分布比比特幣要分散得多。這導致新興的太坊網絡比其“哥哥”比特幣更去中心化。

不過,“更多”並不一定意味着“絕對”。那麼以太坊是100%去中心的嗎?這個問題在過去兩年的社區中頻繁被討論。

對於以太坊的去中心化觀點支持者眾多,但是也有反對的聲音,其中反對的原因可能是CryptoKitties在線遊戲的大規模推出後產生的對網絡內佣金的操控。這將去中心化的特徵變為一個謎題。 Cointelegraph將在下文對該觀點進行辯證,並分析以太坊去中心化的其他5大傳說。

 

傳說1:去中心化意味分布式

為了更好的理解以太坊區塊鏈環境中的去中心化,我們來看看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對該定義的解釋。他在Medium發的文中,他描述了去中心化的需要以及其實現途徑:

“去中心化“是全世界用在加密貨幣經濟上最頻繁的一個詞彙,並且常常被認為是區塊鏈存在的全部原因”

Vitalik表示,去中心化是區塊鏈的基本概念之一,這對於保護網絡免受諸如故障,攻擊等問題至關重要。 雖然“數千小時的研究”和發展旨在實現和去中心化,但該術語的確切含義仍不清楚。

Vitalik以在用戶和開發者中廣泛流傳的關於去中心化的“完全沒用,但很常見的圖表“為例。 最後兩幅圖像顯然應該顛倒過來,因為“去中心化意味着沒有任何節點能夠控制網絡上所有交易的過程”。

圖片來源: Vitalik Buterin Medium Post

傳說2:區塊鏈可以對抗錯誤

就連開發人員都對去中心化的定義不清,那我們該怎麼辦呢?為了澄清該定義,Buterin創建了其自己的等級分類,可以鑑別一個網絡是否可以去中心化。

 

圖片來源: Vitalik Buterin Medium Post

  • 結構的去中心化是基於系統中計算機數量的。單次能承受的住崩潰的計算機數量越多,去中心化能力越強。
  • 政治的去中心化是指個人和機構最終控制系統里計算機的占比。
  • 邏輯去中心化的確定依據是接口和數據結構,看起來會更像是單一集成電路,或無定形狀態。一個簡單的提示是:如果把這個系統切成兩半,包括用戶和供應商,那麼這兩部分是否會繼續作為單一單元運行?

 結構中心化會導致政治中心化,儘管在計算機化社區這是可以避免的。但同樣的說法不能用到邏輯中心化上,這又使得很難形成結構和政治去中心化。

傳說3:以太坊網絡可以防止攻擊

是什麼使網絡去中心化的?這些是構成這一特徵的三個基本組成部分。如果下列一項工作不正常,系統則會中心化:

容錯 - 去中心化系統一般不會意外失效,因為它們依賴於許多不大會失效的獨立組件。

攻擊抵抗 - 去中心化系統被攻擊和毀壞或操控的成本更高,因為這些系統缺少修復成本較少的敏感的中心點。

合謀抵抗 - 去中心化系統中,參與者很難以犧牲其他參與者的利益來謀劃一些不良行為,這個系統中的組織和個人將會在不太傷害其他公民,用戶,雇員等大眾的情況下為自己牟利。

看起來感覺一切都很簡單- 但在協議層面上,情況看起來有些不同。例如,如果參與電腦在同一區塊大面積癱瘓,那麼容錯就是失效的。

Vitalik Buterin 給大家舉了一個生活中的實例:

“顯然4個飛機發動機會比一個發動機損壞的概率低,但是如果這四個發動機都來自同一廠家,又被同一個設計人員設計錯誤呢?”

傳說4:以太坊網絡可以對抗攻擊

在權益證明(PoS)算法的系統中,攻擊抵抗的效果要好得多,而整個以太坊區塊鏈操作基於的工作量證明(PoW)則不會太好。這是以太坊基金今年轉向PoS的原因之一。

2016年9月,一系DDoS攻擊導致節點嚴重遲緩,因此被認為以太坊有些易受攻擊。

那個時候,儘管一系列Geth的更新,包括“What else should we rewrite?”“Come at me Bro (15年1月4日)”和“Poolaid(v1.4.17)”,以太坊開發人員未能處理DDoS攻擊。當時的情況被認為可通過發布以太坊改進建議(EIPs)來補救:

一些比較重要的的EIP包括EEP 155:重播攻擊保護,防止以太坊鏈上交易被替代鏈上重複顯示; EIP 160:EXP,用於調整'EXP'操作碼的價格,以便平衡操作的複雜性; EIP 161:它可以移除大量由於較早DoS攻擊而以非常低的成本投入的空帳戶;EIP 170的合同代碼大小限制。

然而,在2017年10月初,新的Ropsten網絡發生了新的攻擊。有點諷刺的是,當時Ropsten被用於以太坊Byzantium更新代碼的測試,該更新代碼本來應該是通過增加操作碼的成本而抵抗DDoS的。

傳說5:礦池合謀是不可能的

似乎現在已經沒有獨立以太坊礦工了 - 用戶們將大型和小型採礦池組合在一起。 這就又影響了分散化的目標,因為大的礦池又能力合併其他小的礦池因。

例如,礦工們可以只合於並有他們感興趣的交易的區塊。 因此,當今流行的採礦目標之一是提供區塊鏈的去中心年代。

目前,網絡上60%到70%的哈西率屬於大概4%-5%的礦池。 這已經超出了某縣限制,讓單獨礦工幾乎不可能挖礦。 因此,礦池主會影響整個網絡的政策。

圖片來源: Etherscan

直到最近,礦池的全部中心化貌似沒有被提到過。但2017年,Dr. Loi Luu表示現狀其實還是堪憂的,去中心化措施應該趕緊執行。

傳說6:錢包主有進入其資金的私密通道

加密貨幣的特徵之一是,沒人可以用除自己的資金之外的任何資金進行任何交易。在大多數貨幣系統中,是由如下實現的:每個人交易者都有能力允許交易運行,以便滿足先前交易者的要求。這意味着擁有正確的私鑰並避免雙重交易或盜竊。

以太坊擁有全面的智能合約。智能合約在交易一開始就執行。此外,它是創建任何去中心化應用程序(dApps)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智能合約技術在安全性和便利性方面具有許多優點,除了一個關鍵的缺點。數字錢包的持有者不能被視為他們資金的唯一所有者 - 監管人就是這些合約,這與加密貨幣的初始原則相矛盾。

理論上,進行中的合約可以在未經用戶許可的情況下執行任何操作。雖然始終可以通過開源代碼進行檢查,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這樣做。這個問題可以通過創建和使用一個審計合約來解決,但至今沒有人實行過。

5月18日, NEO平台報道稱其於智能合約的弱點合謀: 

結果是,黑客們可以對貨幣進行任何操作-如增加,減少或銷毀貨幣數量,並且只需用一個智能合約參數。 而開發人員宣布區塊鏈的真實狀態沒有受到影響,才冷靜了社區。

OKEx交易所也發生了類似的情況,該交易所在4月25日發現與batchOverflow參數的漏洞相關的新智能合同問題後暫停了所有ERC20幣存款:

通過利用這個漏洞,攻擊者可以生成極大量的貨幣,並將它們存入正常的地址。 這使得許多ERC20幣容易受到攻擊者的價格操縱。

傳說7:操控網絡設置是不可能的?

2017年末,CryptoKitties在線遊戲占所有以太坊流量的13%以上,獲得了“以太坊殺手應用程序”的稱號。 其通過簡單的和系統的方式允許用戶撫養不同的虛擬貓並獲得後代。 獨特後代越多,給予其主人的獎勵越高。 特徵有很多,所以每隻寵物都不同於其他寵物。

圖片來源: TheAtlas

但是CryptoKitties和同類型的其他應用程序有什麼問題? 首先,對貓的巨大需求增加了進入區塊鏈的交易等待時間。 同時,追求高優先級的寵物主人支付了幾倍的佣金。這造成了對其他網絡用戶的網絡費也升高,造成未處理交易的“交通擁堵”。

其次,價格不受控制。 如果軟件剛出來時候一隻貓大概在ETH上值2美金,那麼一個月內就漲到了10美元,並且在2個月到25美元,最高可達113,000美元。 這不是一種價格操控嗎?

這種應用的潛在威脅不容低估。開發人員完全控制遊戲和智能合約。貓的價格不斷上漲,合同隨時暫停使用。據開發人員稱,這是該團隊擁有的一項安全措施,以防止三個管理賬號的其的一個被攻擊。然而,擁有主賬號密鑰的人可以停止整個遊戲,和所有用戶的賬戶。最後,負責小貓特徵的智能合約可以由開發者修改並且有一個封閉的代碼。

一些用戶將此遊戲比作金字塔。一個新的零代貓每15分鐘出現一次,其價格等於最後賣出的五隻貓的平均成本加上50%的附加費。代數越高,再生寵物越慢。零代小貓是最昂貴的。通過銷售所有生產的動物,開發者可以獲得超過220萬ETH的收入 - 這一數額不包括佣金,和交配,售賣等其他行為。

不能說CryptoKitties的火爆造成以太坊網絡的癱瘓,但它絕對是讓操作更複雜了,其存在價格不斷上漲和造成區塊鏈的擁堵。但是如果類似的應用程序增加,那以太坊的去中心化是會受到嚴重攻擊的。

是傳說嗎?

去中心化是任何加密貨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然而,隨着以太坊區塊鏈繼續在不同條件下使用,許多缺陷在不斷重現,可以證實該網絡並非100%去中心化的。 去中心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其中最困難的部分將是對那些建立去中心的礦工和驗證人的激勵。 最值得期待的更新之一是Casper,預定於今年夏季秋季推出。

去中心化是個傳說還是一個不可避免的改變?康奈爾大學的 Emin Gün Sirer 教授把它比作獨角獸一點也不奇怪-他們很美好,每個人都願意相信,但是邏輯卻不一定允許。